印裔青年车祸余生‧为健康负责‧戒烟保断脚


印裔青年车祸余生‧为健康负责‧戒烟保断脚(雪州.加影讯)31岁印裔青年于去年遇上一起恐怖4连撞,猛烈的撞击力导致他整个人冲破挡风镜被抛出车外。当时前来收尸的医护人员以为他已魂断公路,将他装进黑袋,準备将他和另一名死者一起载往太平间。还好他命不该绝,却因此断了左腿,自此需要频密进出手术室,以进行“驳腿”手术。由于他烟瘾极重,而抽烟会延迟骨头癒合,因此即使动了多次手术,他的骨连情况仍不理想,医生看不过眼厉声斥责他,把他骂醒,让他为自己的健康负起责任。这名居住在加影皇冠城的青年鲁尼(Rodney),和妻子育有2女1男,目前在航空公司任职客服人员。戒烟课程毕业典礼当天,只见鲁尼双手拄着拐杖,一步一步走向舞台正前方,从国大医学院院长拿督雷蒙德阿兹曼医生手中领过戒烟毕业证书,赢得现场如雷的掌声。他的出现,犹如黑暗中的一颗星星,为无法戒烟者捎来了点点星光,因为如果连一名“残疾”烟民,都能突破重重困难,向香烟说不,四肢健在的您,为何还在吞云吐雾,口口声声说戒不掉呢?“残疾”烟民让人动容鲁尼的“残疾”,并不是已成定局,他相信假以时日,自己必能甩掉拐杖重新上路。于是,他开始积极看待生命,也协助国大一起推广戒烟诊所讯息,例如在毕业典礼结束前,大会就播放了本届华、巫、印3名毕业生的戒烟心声,而鲁尼为印裔戒烟生代表。国大戒烟诊所协调员兼药剂师马雪云感动于鲁尼的付出,谓拍摄戒烟心声公益片当天,因为一些技术问题,拍摄时间从早上延迟至下午两点,撞正鲁尼的手术时间,鲁尼只好向工作人员道歉并退出拍摄团队。正当大家苦恼如何在短时间内找出一个合适的印裔人选时,鲁尼从病房拨来了一通电话,谓医生临时有突发手术要处理,若大队要拍摄,他可以出镜,不过拍摄地点得在病房进行。其实当时鲁尼很累了,言语表达已有一点迟缓,因为他为了手术已禁食大半天。不过在拍摄时他很用心,咬着一字一句,无论多累多苦也要拚完这段心路历程。死里逃生更珍惜生命她说,戒烟前鲁尼是一宗死亡车祸的倖存者,当时他陷入了人生最低潮,除了因断脚而断炊,还得应付大大小小的手术,还好他都沉着面对,“也许因为曾经死里逃生,鲁尼特别珍惜生命,从而激发了他欲戒烟的决心。”她顿了顿,抽了一下鼻子,“每一次讲起他的故事,我都想哭。”接受访问那天,鲁尼的太太及孩子们都返回槟城探亲,家里只剩下他一个人,问他为何不跟着妻小回家乡,他若有所思,“就让太太喘一口气吧,况且我之前请了太多假,年假都用完了。”是的,在鲁尼车祸出事后,身为家庭主妇的太太一直在旁不离不弃,更在他无法工作时,顾不了自己有多久没有踏入社会这个大熔炉,只求觅得一份工作帮补家用,还好上天不负有心人,她在教堂找到一份教师的工作。太太重回社会帮补家用如今随着鲁尼的病情日渐稳定,太太暂且鬆了一口气,趁学校假期,携同子女到槟城探亲,顺道释放内心积存已久的压力。“我知道她承受的压力不比我轻,犹记得车祸后,死者父亲曾来医院向她道歉,当时她哭得歇斯底里,大声咆哮:道歉有用吗?道歉能治癒我丈夫吗?看到旁人描述太太失控的情景,我心酸得整颗心都扭成一块。”连环车祸死神拦路鲁尼忆述,去年6月2日凌晨3点,天空下着雨,他从住家开车前往父亲位于冼都的住家,在靠近蕉赖辉煌购物广场(Viva Home City)的陆佑路段差点被死神夺命。“当时我的国产将相在第二车道上行驶,车速并不快,在看到前方有车龙后,我开始放慢车速,突然后方有一辆四轮驱动车撞上来,而我当场从司机位弹起,冲破挡风镜飞抛出去,随之不醒人事。”当他醒来后,已是第十八天的事,并身处在国大医药中心加护病房,“我醒来后习惯性下床走动,却不知道自己的左脚骨折了,结果一下床就摔个四脚朝天,导致骨折情况更糟糕。”后来,他从太太、警察及医护人员的“口供”拼凑得知,车祸当天共有4辆车连撞在一起,造成1死3伤,死者就是从后撞上他的四轮驱动车华裔少年司机,仅有20岁,他是被驾驶盘直插胸口而毙命现场。误为毙命装进黑袋“我从案发照片得知,我的车子被撞成一截,而我错有错着,因没有绑安全带而被抛出车外,不然……其实,医护人员在抵达现场时,以为我已经断气了,因此把我及少年分别装进黑袋里,準备送往医院太平间。”就在那个时候,医护人员发现其中一个黑袋沙沙作响,打开一看,才发现鲁尼还有气息,身体在微微抽动。也许上天认为他命不该绝,结果把命给还回来了,但是回来后前方是一条崎岖不平的路,要如何活着走下去,才是最大的难关。左小腿严重骨折一度短暂失忆在鲁尼昏迷期间,其实他曾醒过来,还出拳攻击过护士,因此有一段时间被绑在床上,动弹不得,但是这些记忆都在他正式清醒后,完全不着痕迹,他都是从太太及病人口中获知详情。鲁尼说,车祸造成他的左小腿(胫骨及腓骨)远端骨折,由于骨头戳破皮肤而外露,因此属于开放性骨折(open fracture),病情分级为3a,实属严重。“不仅如此,我的脾脏及轴索(大脑白质)都被撞伤,因此曾在醒来后短暂失忆,不认得身边的朋友,而且还在昏迷期间做出一些奇怪的行为如打人,但是自己却毫无印象,记忆力也显然退步了。”在他昏迷期间,死者父亲曾来探望他,并对他太太说声对不起,指自己的儿子在他不知情下,深夜偷了他的车匙开车外出,最终车毁人亡,“不过太太并不原谅他,因为他的孩子差点毁了我,毁了一个幸福家庭,打乱了以后的生活步伐。这个痛苦永在,无法磨灭。”抽烟干扰骨头癒合被警告须甩掉烟瘾虽然鲁尼勤力複诊,但是10个月过去了,他没有拐杖,就走不了路,骨折部位仍无法癒合,这时医生开始起疑,因为像鲁尼的情况,一般上恢复只需半年,在详问下才知道鲁尼烟瘾不轻,而抽烟会干扰骨头癒合,所以戒烟势在必行。他说,在第一次医生提及戒烟时,他反问医生有没有抽烟,“医生答没有。我就告诉他,抽烟是一种瘾,不是说戒就能戒掉。你没抽烟,当然不明白没烟抽时的感受。”在同一个月内,鲁尼再複诊,结果遇上了同一位医生,医生再次问他有没有戒烟,他说甭说戒烟,就连减少抽烟也没有办到。此话一出,惹怒了医生。“医生说,我的骨连情况不只没有进步,而且还变差,如果再让烟毒侵害它,以后别想要好好走路。”被医生狠狠训了一顿后,鲁尼如梦初醒,觉得自己不应该糟蹋人生,既然上天让他活了下来,他就应该好好珍惜,因为生命不会有take two。于是,他接过医生的戒烟诊所转介信,正式踏上戒烟路。每日20支香烟抽不断鲁尼在15岁即中三那年抽下第一支烟后,就对香烟不能自拔,直至戒烟前,每天要抽掉1包香烟(20支香烟),才觉得过瘾。他记得,第一支烟带来的快感,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他从来不曾拥有过,遇上了就念念不忘。自此,他不断从抽烟中掠取这种感觉,最后抽烟变成了一种习惯。“其实小时候看到父亲抽烟,我就觉得很好奇,心想这支烟能带来甚幺,为何父亲抽了又抽?不自不觉中,父亲成了我抽烟的`典範’,但是真正递烟给我,诱引我抽烟的是朋友。”他提及,虽然政府为了打击抽烟风气,逐一禁售小包装香烟,试图让低收入的烟民因买不起大包装的香烟而减少抽烟,但是他对此举有所保留,因为他的抽烟量在政府禁售小包装香烟后不断升高,“在政府禁售7支装后,我开始买10支装,每天1盒,后来禁售10支装,我就自动升级至14支装,也是每天1盒,直至市面上只剩20支装,我也跟了。”“当时我有一个坏习惯,即每天晚上只要我看到开过的烟盒内有剩余,我一定会来个`大处决’,若没抽完,就混身不自在。”为断腿步上戒烟之路其实在踏入国大戒烟诊所前,鲁尼曾试过自行戒烟,但是只维持了两天就打回原形。他直言,当时毫无戒烟动机,因此推动力不足,而这一次他很清楚为何要戒烟:就是要这条断腿好起来,自由自在走路。“第一次和戒烟药剂师会面,我发问了不少问题,而这些问题都从对方口中获得答案,这让我对戒烟课程信心大增,心想有了这些专业人士的指导及监测,只要自己再争气一点,那就行了。”经药剂师评估后,鲁尼被处方尼古丁口香糖。在3个月内,他从原本一天嚼15粒尼古丁口香糖,到戒断前6粒,并从普通烟转到手捲烟,最后降至比迪烟(Bidi,一种低价香烟,由叶子包裹烟草製成),他的戒烟进展让人鼓舞。3个月后,他正式脱离烟民行列。“我戒断后,还剩下4盒尼古丁口香糖,每盒有120粒,由此可见我的烟瘾挺重,以致药剂师处方了这幺多的口香糖给我。后来我继续用完1盒,另外3盒就还给国大,让更多有需要的人士受惠。”誓不重坠烟网问他担不担心自己会重坠烟网,他斩钉截铁地答道:“绝对不会!每次烟瘾发作,我就会想起那一段撞断脚无法走动和工作的日子,整头家差点就撑不下去。所以给我天大的胆,我也不会再碰烟,日后只想健健康康,阖家平安就够了。”/良医‧报导:唐秀丽‧2013.12.2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