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罗文:受邀到无线‧吸毒使我错失当明星


大马罗文:受邀到无线‧吸毒使我错失当明星(雪兰莪‧八打灵再也)有大马罗文绰号的何海山是个曾经在毒海浮沉逾20年的瘾君子及黑社会头目。为了毒品,他与娱乐圈发展的机会擦身而过,在毒品的诱惑下他还干尽许多被人认为没良心的事,更曾经被各戒毒中心列为无可救药的吸毒者之一。然而,宗教信仰却让他从此挥别荒唐的过去,目前46岁的他活生生地站出来,以自己的过去为例子,身体力行地加入劝告吸毒者戒毒的行列。何海山接受《》的专访时,缓缓地道出自己的经历。自小便在半山芭一带成长的他因为父母离异加上环境影响,在14岁便辍学加入黑社会,成了小有名气的头头,同时也接触了大麻及迷幻药。与郑锦昌同一歌剧院“我因为从小没有父亲在身边,所以总是受人欺负,看到黑社会的人,觉得他们很厉害,我想要保护自己,所以进入黑社会。当时做的事就好像电影拍的古惑仔一样,打人、收保护费等,这些都是我的活动。我14岁便已经因为偷东西而出入警局。不过,当时并没有对毒品很‘着迷´。”他在17岁时因为想要拥有一技之长而去当理髮学徒,当时身边的人都有吸白粉的习惯。“那时的我认定白粉这种东西是别人没有意志力才会去碰,我不同,我见惯这些了,所以不容易受影响。”轻视了白粉的威力,他渐渐地与白粉脱离不了关係。与此同时,他也因为参加歌唱比赛,歌唱天份被发掘而加入了天虹歌剧院,此地可是80年代被视为进入娱乐圈发展的踏脚石,当时在那里表演的还有郑锦昌、谢玲玲等人。白天打抢晚上登台“在那里会有一些表演可做,我一边学习,一边演出。我喜欢唱罗文的歌,加上声线有些相似,所以我的绰号是南岛罗文或大马罗文。曾经有两家唱片公司找我试音,也曾经有人要安排我到香港无线去发展,都因为我吸毒而失去这一切。”当时,他已经过着白天黑夜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白天,他是个蹲在街边,随时会为了有钱购买毒品而干案的瘾君子;晚上,化了妆后他便是个受人欢迎的表演者。因为登台有化妆的关係,因此,没有人认出,晚上在台上的“罗文”其实就是白天在路上抢人的瘾君子。“我曾试过吃了迷幻药去抢劫,第二天醒来完全不知道自己干过甚幺事,只知身上有不懂从哪来的金饰和现款;也试过抢老婆婆的金饰而把她刀伤。庆幸的是,我都只是单独行事,没有去做那些‘大茶饭´。在当时,进出警局是家常便饭的事,捉到那些警察都认识我了。”后来他转到一间夜总会去驻唱,月入3000令吉在当时可说是个高收入份子,可是因为吸毒,所以金钱还是不敷应用。1985年杪,他终于被警方逮捕,罪名高达6项,其中包括持械抢劫、偷窃等,被判坐牢8年。报读神学文凭戒毒戴四方帽8年的牢狱之灾并没有让何海山完全戒除毒瘾,在扣除假期后,他于1991年便出狱。自出狱到2001年这10年期间,他前后进出了7间福音戒毒中心约10次,这些中心早已把他列入无可救药的人物。直到他进入教导方式不同的虚己之家,他才开始觉悟,开始认真地改变自己,他的人生轨道也从此转向。“那里的教导方式与其他戒毒中心不同,那里的领导对我影响很深。”计划推出宗教唱片他于2003年开始学习并认真地参与戒毒课程,两年后他报读了马来西亚圣经学院的神学文凭课程,实实在在地当起了学生,同时也认识了妻子林绣琴。他于去年12月完成文凭课程,并成功毕业,戴起了四方帽。他戏言自己发梦都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对他来说,这些都曾经是遥不可及的事,如今却都实现了。接下来,他还打算去进修学士学位。目前的他在教会里担任全职的同工,也打算在未来的日子推出一张诉说着自己过去的宗教唱片。他以生不如死来形容过去的荒唐日子,对于现在的自己,他则表示是“咸鱼翻生”的最佳例子。“以前吸毒的日子我都不敢去想週日(2月8日),觉得生活没有甚幺意义,在家的日子都是在吸毒或吸烟,有时还会想为甚幺不乾脆死掉算了。”对自己的际遇,何海山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因为生命可以重新开始,所以,他不断地以自己过去的经历去影响别人,希望一些人可以像他这样。询及是否后悔过去那荒唐的曾经时,他淡然地表示,人生并不能说后悔,很多过去都是一种经历。有心戒毒一週可断瘾何海山指出,有心戒除白粉的人,其实只要一週便可以断瘾,3个月便可以完全康复。“但是,许多人却一再栽进白粉里,这是因为生命的改变并不是3个月便可以做到。”他形容白粉是个很霸道的毒品,因此也只有在一个人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完全改变,才能真正改变他的人生。他声称,宗教的信仰能够让一个人从此改变。现在的他不只完全与毒品脱离关係,就连香烟也完全拒于千里之外。这对曾经在1天里吸50多根香烟的他来说可是个奇迹。“不是我要扮清高,现在我去那些小食中心,隔壁桌子的人吸烟,我闻到那些烟味都受不了,觉得很臭。”妻子对我的爱如《无赖》何海山在2005年与毕业自理科大学的妻子林绣琴相识,2007年他决定挥别王老五生涯,两人在2007年8月共结连理。两人的爱情从相识开始到结婚都是低调进行,加上两人背景悬殊,因此当婚讯传出时确实跌破了许多人的眼镜。何海山更以郑中基的《无赖》这首歌来形容妻子对他的爱。在林绣琴眼中,何海山是个幽默、有才华、肯谦虚学习且很好相处的人,“从3岁的小孩到80岁的老人,他都能够和他们相处沟通。”她披露,在她的成长岁月里从未曾接触像何海山这样背景的人,“我的世界一直都很单纯简单,对我来说,他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她不讳言一开始时因为何海山的过去而对他有所保留,可是经过一段日子的观察和了解,发现他是个可靠的对象,才放心交往。两人在交往1年多后决定结婚,宴开20多席,与亲朋戚友分享他们的喜悦。盼靠女儿拉离毒海前女友生下结晶品在过去的日子里,何海山曾经有一个对他死心踏地的女友,不只没有嫌弃他吸毒,还在他被捕时到警局担保他。这名女友为了让他戒毒,曾经为他生下一名女儿,希望他能够为此改变,可是这名女友最终绝望地离开他。他说,当时女友以女儿让他在白粉和她之间作选择,结果自己选择了白粉,虽然如此,女友的离去没有让他觉悟,“这名女友曾经从警察处担保我,可是最后我栽在警察手上,相信也是女友投报或把资料给警方,因为当时只有她知道我在哪里。”8年监狱生涯结束后,他曾经在云顶遇见她,可是对方却拒绝与他相认。据他所知,这名女友现在已有自己的家庭,因此,为了不破坏对方的家庭,他也没有再对往事追根究底了。‧2009.02.0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