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首间自闭症研究所(下篇)‧教员用爱心指导‧挨打被咬也不退


大马首间自闭症研究所(下篇)‧教员用爱心指导‧挨打被咬也不退(雪兰莪‧万宜讯)国大自闭症研究所云集各行各业毕业生,如渔业系、市场学及商学系,这些非本科毕业的年轻老师,大多数还在攻读早期介入教育硕士学位,理论与实践并用,因此有助于开发新的自闭症教学方案。自闭症研究所主任哈斯娜博士指出,这里任职的老师不允许鞭打或体罚学生,即使生气,也只能提高声量。他们採取重複性的教导技巧,少一点耐心都不行,在面对有暴力倾向的自闭儿时也不退缩,因此常有老师被咬伤或被砸破眼镜。哈斯娜披露,由于资金及空间不足,自闭症研究所只能录取18名孩童,并由10名老师负责教导。虽然中文有句“不打不成器”,但是这万万不可用在自闭儿身上,“过动、耍脾气、听不明白、哭闹等等,都不是他们想要的,打骂只会令情况变得更坏,只有真正的了解及干预,才会改善情况。”她提及,报章上常刊登老师鞭打冥顽不灵学生的新闻,有时因出手太重酿成悲剧,其实社会人士有没有试着了解,孩童的顽固背后,可能是自闭症所致。“自闭儿因为不懂得表达,在得不到回应的情况下就会大吵大闹。同样的道理,如果我叫你3个月不讲话,你会疯掉吗?”她以收治的12岁自闭儿为例,指出这名女童在接受治疗一段时间后,行为举止大致上已稳定下来,但是过了不久再犯哭闹,常常乱掷东西及撞头。早期介入教育很重要“经过详细观察后,我们才发现她因长智慧牙而感到不适,但是因无法用言语表达而出现行为偏差。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教导他们以图像及手语来沟通,一旦他们掌握了这个沟通技巧,就能大大减少不良情绪及行为,也让看护者有空间喘气。”她也说,有一名自闭儿被送来研究所前,一直由佣人看护,不过每次佣人只做两三个月就跑掉,后来才知道这名自闭儿发作时会咬人,结果把佣人都吓跑了。“经过两年多来的调教后,这名自闭儿不再咬人,因为他学会了如何表达自己,谁说零体罚不能教好孩子?这和打骂无关,最重要的是教学方式管不管用。”她强调,美国每一年花在自闭症的服务费用为900亿美元(逾2700亿令吉),不过研究显示,如果自闭症能获得提早干预,它能为国家省却三分之二的费用,即600亿美元(逾1800亿令吉),此数据显示了早期介入教育的重要性。自闭儿有日记有助了解进展除了合作,老师和家长间的沟通也是很重要,这也是为何每名自闭儿都会有一本日记,作为两者间的双向沟通。诺娜迪亚表示,每天孩子来到研究所,就会先把日记交上,这时老师会细读家长所写的内容,大概提及孩子在家的状况;回家前老师就会在日记上记录孩子在研究所的所学及进展,从中让家长了解孩子有否进步。她说,孩子首次进入研究所时,老师会和家长展开详细的沟通,了解孩子有甚幺问题如过敏症、感觉障碍等。“研究所有一名自闭儿对豆奶及白米过敏,而且还患有哮喘。如果老师没有和家长沟通,就贸贸然给他吃和其他孩童一样的食物,肯定会酿出大祸来。”“另一名孩童自小有口腔感觉障碍,每次刷牙及吃饭都会大吵大闹。我们从父母口中了解详情后,就没有让他吃硬质食物,虽然刚开始餵食时,需要动用到4个老师来‘制伏’他,但经过几个月的训练后,他愿意自己进食了。”说到这里,诺娜迪亚聊感安慰。从不懂到懂教员边学边做29岁的诺娜迪亚(Nornadia),被哈斯娜喻为自闭症研究所校长。当记者在她面前提及这项美誉时,她一脸羞涩,直言不敢当,不过当谈及自己的未来时,她是一脸的坚毅,即使曾经在照顾自闭儿时被打,孩童百般耍赖也不能生气,心理受压之余,週五及週末还要上课,生心理同等疲累,但这种种也撼不倒她投向自闭症教学的意愿。自两年前北大商学士毕业后,因找工艰难,诺娜迪亚无法在商界觅得一份理想职业,结果误打误撞,成了特殊教育临教,后来经上司推荐加入这间自闭症研究所。她说,那时院方决定徵用咖啡厅后,就把所有事务交到他们一行人手上,所有东西都要一脚踢,其中包括“逼迁”鼠蚁。这一行人除了哈斯娜,其他都对自闭症教学没有太多的实战经验,于是就由哈斯娜母鸡带小鸡,一路“过关斩将”,过程中少一点毅力也不行。“2009年1月,我和4名同事就在这间荒废已久的咖啡厅,展开清理工作,当中还有老鼠蟑螂在窜走,情况有点噁心,但我们还是硬着头皮做下去。”诺娜迪亚边学边做,现在正攻读早期介入教育硕士学位。每週总有一晚,他们一行人会留在研究所,悉心听取哈斯娜及丈夫苏菲安的指导。解决问题有赖双方合作从这两年来的自闭症教学生涯,娜迪亚深深了解到,单凭老师的努力是不足够的,父母本身也要懂得付出,双方面的合作是非常重要。她以穿尿片为例,许多父母为了省却麻烦,会让自闭儿穿尿片,久而久之孩子就不懂要上厕所,拉撒都靠尿片解决。此外,研究所不允许孩子吃甜食,因为这会造成孩子过动或烦躁不安。“训练自闭儿上厕所,是让他们学习独立的其中一步。在研究所,我们不让自闭孩童穿尿片,并在每隔一个时段,带他们去上厕所,旨在培养如厕习惯。”她说,有位自闭儿很喜欢喝利宾纳饮料,但来到这里要被迫戒掉,不过他的父母于心不忍,在家时偷偷给他喝,此举反而害了他,导致他情况不稳定。/良医‧报导:唐秀丽‧2011.07.19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