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旅行 一步一会穿透东京的大街小巷吧!


天天小旅行 一步一会穿透东京的大街小巷吧!

我在东京住了卅几年了,在东京的时间超过我人生的一半了,算是东京人吧!每天看惯的家里的周边,或是经常出没的许多街头,或是还不大熟悉的许多东京角落,都会让我兴奋,每天刺激我的好奇心,让我每次只要是走出家门,都自觉是出门小旅行,因为一个大东京,有非常非常未来的部份,也有非常古典的部份,从摩天楼稍微弯进一个街角,就会面对江户乃至明治、大正,许多在地方乡镇已经消失或失去热气的祭典,居然在东京还存在。

在二○二○年东京奥运之前,在东京大变化发生之前,我要赶紧把东京走透透,几乎每天乃至每个週末都出去走,在东京各处散步,如果搭了电车,就像小学生去旅行般,充满期待;即使多年来,因为工作性质,每天都出外,而且几乎都去不同的地方,本身对东京搭车非常熟悉,几乎知道到哪里该在地铁或JR 电车的第几节车厢下车,但是为了散步而搭车,跟纯粹走路可到的景点,又很不同。

或许我是杞人忧天,或许奥运不会带来那幺多改变,因为四百多年来,东京不变的地方还很多,或许这样的说法,只是我想不断在东京散步的藉口。

在东京散步,是无上的享受,除了四季色彩丰富的变化之外,主要是许多古老美好的事物依然残存着,随时迷路随时会有丰收,有时是让怀旧气氛的商店街所诱惑,有时有些弯拐的巷弄让人迷路,就会想当明治大正期的文豪永井荷风(一八七九至一九五九),不论在战争仓皇之时都会保持散步的心。

因为散步,也是散心,日文称为「散策」也是为了身心而出门蹓跶,不必那幺有计画,任由自己的脚决定自己要到哪里,是一种逍遥游,是摇摇晃晃的漫步也可以。

我的东京散步是经常在绕路的,主要因为我是路痴,但是多绕几次就多少搞清东西南北了,而且也会有许多意外的收穫,像是在两国随便走,会发现有芥川龙之介就读过的小学在眼前,或是在奥浅草一带乱晃,就撞到了池波正太郎出生地,或是永井荷风最爱的「亚利桑那厨房」等等;另一方面,走路几乎是我现在唯一的运动,因此绕路都是增加我的运动数值,一天走二万步也不稀奇。

当然散步会有许多奖励自己的机会,像是看到平时没看到的甜点,或是看到许多知名的餐厅、小店,算是因缘际会,就走进去享受一番;散步的不仅是脚,也还有头、眼、耳、鼻以及嘴巴、舌头吧!

日本散步专家的德国文学研究者池内纪常说:「散步是发现之母,是杂学知识之素。」我对日本的许多历史、宗教、民俗乃至花鸟、山水等的认识, 几乎都是从散步开始的,因为散步而发现,而让好奇更无止尽地爆炸,而开始去探索、阅读。

我也喜欢演员高田纯次演出的朝日电视的散步节目的宣传文案—「一步一会,愉快的发现。」的确每一步都可能邂逅人生预想不到的东京风情, 随心随步走,就会有惊奇梦幻出现。东京是世界有数的大都会,自然充满人工因素,如各种建设,但是这些也逐渐变成东京的一部份,像是将来不知道如何是好的,连拆也很难拆的塔层大厦等,也融入东京蓝蓝的天空,好像它们原来就伫立在那里一样,逐渐从无机而变成有机的,而东京不变的还有各处都有百年以上的老树,像是东京从青山通到神宫外苑的一百四十六棵银杏树,十一月下旬到十二月上旬,会构成一个黄金的巨大的隧道,这些是一九○六年种的,树龄超过百岁有余,长达三百公尺的高龄老树的林荫大道,在世界大都会也是绝无仅有的,构成宛如绘画般的景色。

或是每年三月底东京的樱花开始满开,带来的美得抓狂的春烂漫,多少外国人就是为了看樱花而来东京,即使樱花在世界各国都种很多,但是谁都觉得日本的樱花还是不同的,尤其东京几乎都是染井吉野樱居多,满开则宛如上帝一声令下就全部盛开了,把东京染成粉色东京。

东京不仅有天然黄金色、橙色、红色、粉色或蓝色等,因为层次太多了,任何地方都有好几层可以下挖,只要走进巷弄里,发现那里又是另一个色调的世界,或许表层大道是当下或未来的东京,但里层、深处则是古老的东京,但都是活生生的东京。

许多朋友已经来日本多次,早就能像个东京人在东京散步了,每次可以有点不同的小主题,今天或许文学散步,或许是历史散步、美学散步、Cafe 散步、老铺散步、河川散步、建筑散步、设计散步、花木散步、酒场散步、钱汤散步、古董散步、商店街散步、寺社散步、祭典散步、怀旧横丁散步、日剧外景地散步、个人美术馆散步、招福猫散步等等,东京是有无限蕴含的风土,可以让人订出无数的主题,或许没有主题,或许也没有目的地, 随便搭上眼前的巴士,让它带你到不知名而电车不到的地方,下车后开始散步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