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猫咪会拍片?关于纪录与被纪录


如果猫咪会拍片?关于纪录与被纪录

  田代岛,隶属宫城县石卷市。「岛上之前差不多住了80人,但人口越来越少,地震发生之后,岛上目前大约50-60人,几乎都是老人家。至于猫,一直都有大概120到150只。」摄影师田中良直说道。他在八年前第一次踏上这座岛,后来就几乎每年,不,几乎每个月都会来一趟。

  田中一年待在岛上的时间超过五十天,他拍许多照片,拍岛拍人,大部分是拍猫,他用照片记录猫的特徵,再靠这些特徵辨认牠们,其中带了一些猫的个性;因为猫,他也记录下地震前后田代岛的不同。「地震发生前港口有许多猫,地震发生后却变得只有两只。」「其实满多人已经放弃捕鱼,或许已无法再变回照片里的样子。」

  田中是整部片子里少数长期与岛民互动的外来者,而他眼里的猫岛,透过导演兰登・多诺霍(Landon Donoho)再被记录下来,传递到我们眼前。作为一个记录者的角色来到岛上,现在他也成了记录的一部分。当田中说着「重回照片里的样子」(这些照片也是纪录),我们不免疑惑:「什幺才是田代岛『原本的样子』?」这是任何人类学家进入到田野之后必须面对的挑战:当我们长期记录观察一地(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记录者是否也成了被记录者?记录者的介入如何改变了其所纪录的「对象」与「现象」?

如果猫咪会拍片?关于纪录与被纪录

  一群猫在港口分食渔获,「那只猫很出名,还上过东京的海报!我们感情很好,他会等我出海回来。数一数大概有一百多只吧。」远藤先生边说,边展示他四十年来第一次捕到的、整条纯白色的海蔘,「拍下这海蔘的照片会带来好运。」

  七十八岁的安倍先生当年做学生的时候,岛上没电灯也没汽车,得点煤油灯唸书,可是以前好热闹。应该是昭和二十二年(1947年)的时候吧,「大家唱卡拉OK吃吃喝喝,在街上扛起大只的猫转圈圈。」以前只要有一个学生,就会有老师来上课,现在学校也没了。「但我不想离开这座岛。」

  经营岛上仅存杂货店的加古奶奶说,大家不是来这里买东西,大家是来喝茶的。「在这里喝茶谈天说笑,这样满好的。」「我会给猫戴上围兜,然后大家跟着这幺做,算是一种生活的乐趣。会想起那些共有的美好时光。」井部奶奶在这里住了八十二年了,她说以前没有街猫,猫是农民们养在家里,以防老鼠去吃仓库里的稻麦。

如果猫咪会拍片?关于纪录与被纪录

  岛民们的记忆,慢慢地把田代岛的故事拼凑出来了。(历史不就是这样创造出来的?)有些部分,或说绝大部分都跟猫连结在一起。我们总是以为猫不亲人,其实猫是随着人类一同生存的动物。在没有人烟的地方,即使是野猫,也很难生存下去。

  地震后,兽医克瑞思每两个月到岛上一次,帮他们打预防针或治病。「我之所以会回来,是地震发生后让我思考身为兽医能做些什幺。」定期来岛上拍照的田中,帮猫看诊的克瑞思都觉得,地震后岛上的乌鸦变多了。对猫来说乌鸦是巨大的天敌,乌鸦会攻击猫,「但乌鸦也要求生,所以我们也爱莫能助。」

  北泽是个新手渔夫,现在还只能当个帮手。「算严厉吗?老人家是比较啰唆,但他们很照顾人很愿意倾囊相授,所以称不上是严厉。」「也许这里会变成一个更多年轻人愿意来的地方」篠生夫妇三个月前才来到岛上,开民宿。「最近有像我这样的人来这里,我想他们以后可能也会留下来。虽然人数不多。」没有学校?那就盖一间学校吧,老师也可以再找;医院也是。

如果猫咪会拍片?关于纪录与被纪录

  新的岛民成了未来的记录者,导演多诺霍彷彿从他们口中描绘出岛屿未来的样貌。在这个故事里,猫,始终是被记录的对象。

  猫是随着人类一同生存的动物。

  如果,猫也是记录者呢?(这好像也是田野中常出现的反省)废弃的学校、陈旧的杂货店、渔民满载渔获回航、地震那一瞬间捲起的巨浪、地震后的港口、发动攻势俯冲而下的乌鸦、假日蜂涌到岛上的观光客⋯⋯如果猫咪们会拍片,牠们记录下的田代岛与岛民们会是什幺样子呢?我们又会如何诠释猫的视角呢?

电影资讯

《幸福猫岛日记》(Cat Heaven Island)-Landon Donoho,2017 [台湾]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