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益低落的评论与新闻…不实政治言论应受法律制裁!


日益低落的评论与新闻…不实政治言论应受法律制裁!

近年政治评论的品质日益低落,以往名嘴对于政治人物的批评,重视事实的精神愈不复见。过去不论是政论节目主持人对于节目品质的追求,或是参与录影的来宾对于自身形象的自我要求,大多数在节目过程中出现的言论内容,不论是评论所依据的事实基础或是所引用的参考数据,几乎大抵都有所凭据且可资考证。

不过,近年来受到即时新闻「求快」的影响,电视节目的评论风格也随之变动。虽然对于「评论」的工夫,各大名嘴其实早已练就一身绝学,但是评论所依据的「事实」,似乎已经不再受到重视。根据几个节目现在操作的手法,几乎已经变成「只要有人这样讲」,这件事就变成「事实」(或许根本不曾发生过),部分节目所邀请来的来宾,便开始针对这些尚未经证实的「事实」进行飞天遁地的各种评论。

前几日公共电视播映的「我们与恶的距离」一剧,也针对相类似的情形在剧中有所嘲讽:在未知犯嫌是何人也未经诊断的情形下,便有新闻台邀请精神科医师上节目,请该医师对于犯嫌之所以会出现相关犯行的原因,进行精神状态的分析。

日益低落的评论与新闻…不实政治言论应受法律制裁!

除了这种对事实考究不精确、「求快」的收视率考量外,「耻度」的低落也是上开「评论功夫」负面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必然结果,更是造成现今这种不实政治评论瀰漫风气的当然原因。回顾过去十年间,泛蓝政治团体发言系统以及节目对于政治事件的评论风格,最大的特色就是「透过绝佳的辩论技巧」来迴避发言者本身对于「耻」字的理解。

也就是说,不论(在虚拟的辩论台上)对手拿出什幺样的证据、如何的数据分析,这些提出质疑或指控的发言者都不会进入相关讨论的细节,而只是维持这种「不理会」、「冷处理」的态度,再重複跳针继续请对手进入「说清楚、讲明白」的无限迴圈。

只要如此,对手就必须面对「针对同一议题不断重複说明」的无间地狱,而这些提出质疑或指控的政治团体则是落得轻鬆,一来既不必花时间研究对手所提出的澄清内容究竟有无道理,二来只要对民众重複刻画「对手都说不清楚所以我们必须站出来监督他」的负面印象,就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地让对手的支持率无法上升,甚至持续下降。这种「耻度」无下限的评论技巧,再结合对于事实漠不关心的求快速食文化,便造就了现今政论名嘴可以随意创造「三人成猛虎」或是「曾参不只杀人还鞭尸」的政治评论风气。

日益低落的评论与新闻…不实政治言论应受法律制裁!

其实不只是去年地方大选,在更早之前,上述的假讯息附带恶意评论模式便一直充斥在相关政治评论新闻之中,即使时至今日,恶质的电视製播风气在 NCC 的放纵之下仍然持续存在,甚至昇华进化,新闻节目不只能够刻意对某一位民选首长营造出「神的形象」,也可以计画性地针对某一位政治人物进行人格谋杀。

日益低落的评论与新闻…不实政治言论应受法律制裁!

一定有人会质疑,对于政治人物所为言行进行评论,在民主法治国家里本来就是理所当然之事,但今年 1 月却出现吴子嘉、张友骅、谢寒冰等特定几位政治评论员,在「中天新闻龙捲风」及「东森关键报告」等节目中,连续半个月以不合比例的节目製播时间,占比最高的纪录甚至长达将近一半,针对总统府祕书长陈菊进行言论攻击。

而这些言论攻击,除了人身攻击等毫无事实基础的谩骂性侮辱字眼外,更多是针对「市政顾问承包市府工程偷工减料造成暴雨后路面坑洞(2018 年 10 月)」、「高雄轻轨二阶的统包工程(2018 年 9 月)」、「高雄气爆代位求偿案(2014 年、2018 年 9 月)」、「市长官邸用蚊帐包覆防登革热(2015 年)」、「官邸电费案(2009 年)」等「旧案」再提出评论,而这些「旧案」其实早就在发生的第一时间便已有澄清资讯,甚至事后也出现更多的官方数据甚至造谣者的道歉声明(如立委陈宜民谎称劳动部长许铭春曾标得高雄气爆诉讼案 4 千余万元,后于脸书公开道歉),足以证实那些「旧案」只是毫无根据的胡乱指控。

日益低落的评论与新闻…不实政治言论应受法律制裁!

根据司法院大法官释字第 509 号解释及相关法院实务见解,这些指控者对于所他们所讲的话,只有在出于真实恶意时需要负法律责任,而判断这些人是否有所谓的「真实恶意」,则是用客观上指控者有没有善尽查证义务来判断。法院是这样说的:「行为人若『明知』其所指摘或陈述之事显与事实不符者,或对于所指摘或陈述之事,是否与事实相符,仍有所质疑,而有可供查证之管道,竟『重大轻率』未加查证,即使诽谤他人亦在所不惜,而仍任意指摘或传述,自应构成诽谤罪」;「如行为人对于资讯之不实已有所知悉或可得而知,却仍执意传播不实之言论,或有合理之可疑,却仍故意迴避真相,假言论自由之名,行恶意攻讦之实者,即有处罚之正当性,自难主张免责」。

此外,有鑒于一般人传述虚假讯息的速度,与名嘴们在电视上发挥的影响力有所不同,法院实务对于「查证义务」的要求,当然也有所不同,法院针对这部分是这样讲的:「倘仅属茶余饭后闲谈聊天之资者,固难课以较高之查证义务;反之,若利用记者会、出版品、网路传播等方式,而具有相当影响力者,因其所利用之传播方式,散布力较为强大,依一般社会经验,其在发表言论之前,理应经过善意筛选,自有较高之查证义务,始能谓其于发表言论之时并非恶意」。

日益低落的评论与新闻…不实政治言论应受法律制裁!

以相关的法院实务见解来看,上政论节目的「政治评论家」们,对于所陈述的事实必须要负更高的查证义务,否则若有虚假,将会被法院认为是恶意诽谤,在选举期间民众可依两选罢法「意图使人不当选」的规定向地检署逕行告发,而在非选举期间则有赖名誉受侵害者自行提告,以正视听。

不过,以上述的例子来看,吴子嘉、张友骅、谢寒冰等人若经陈菊秘书长提告,想要免责恐怕是难上加难,毕竟若要以「旧案」来进行攻击,在蒐集相关资讯时除非是「鬼遮眼」,否则必然会查询到已被澄清的事实,此三人「故意迴避合理的查证义务」,到底要达成什幺目的自然不言可喻,当应受到法律制裁。

本文作者为李铭宪,法律研究生。

相关新闻:

「两韩」爆发冲突 韩天韩森抢拍韩国瑜险些上演全武行【影】韩国瑜惯性迟到又快闪 高雄春天艺术节拍马屁被网友骂翻《台湾赋格专栏》中国军武扩张 BBC酸:台媒更关心韩国瑜选不选总统《陈冠甫专栏》假新闻氾滥,NCC主委辞职能解决问题?中天製造假新闻、中国影视长驱直入 NCC还在等解放军来?【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