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任蒋经国首席文胆,百岁人瑞张祖诒的高龄秘诀是「听太太话」


活到100岁,该是什幺样的光景?

根据内政部统计,国人平均余命超过80岁,百岁人瑞也突破3000人,还有持续上升的趋势。不管想或不想,当前50岁以上的熟年族,都要有活到100岁的準备了。

活得长不一定令人嚮往,怎幺「活得好、有品质」则更重要。

101岁的张祖诒,曾任国策顾问、行政院编译室主任、副秘书长、总统府副秘书长,很难想像,虽已百岁高龄,仍每週早起打高尔夫球,身体健康、笑口常开。

很多人问他快乐长寿的秘诀为何?他说养生秘诀只有简单「4个字」。大家纷纷猜:「早睡早起」?「少吃多动」?「规律生活」?结果都不是。

正确的4字秘诀是:「听太太话!」

说完,大家都笑了。不过,他却不是开玩笑,而是有套智慧的人生哲学。

曾任蒋经国首席文胆,百岁人瑞张祖诒的高龄秘诀是「听太太话」
张祖诒(右起)和陈家丽夫妻情深,退休后旅居北美近20载,现居于台北市
长寿如何无忧?听太太的话

张祖诒出身自江苏常熟,自小学习四书五经,受私塾教育影响,儒家立论内化于心,他强调凡事应「量力而为」。

活到百岁,他认为最重要的原则是:「绝不自寻烦恼!」不买股票,因为或赚或赔,都不免耗损心神;也不随意请託朋友、製造难题。他笑说:「生活的礼教,早有古训啦。」

75岁的夫人陈家丽,是他最佳「生活顾问」,也是一生最亲密的人,照顾他从饮食到起居仍无微不至。

一天的作息规律,保持晚间11点就寝,到隔日早晨7点醒来,早餐固定是容易消化的半杯牛奶、水煮蛋、地瓜、香蕉及一小碗麦片。

「吃什幺都是太太给我预备好的。如果在外面应酬吃饭,有很多菜餚,我自己不会伸筷子到餐桌取菜,都是太太配给我的。」两人对话时常相视而笑,眼神里是长年互信的默契。

不像很多丈夫喜欢和妻子斗嘴,张祖诒选择单纯的信任,自己就少花脑筋,减少生活中不少情绪能量的耗费。

陈家丽照顾先生细心体贴,连「找麻烦」都是故意的。「他太开心的时候,我会故意和他说,你今天这衣服颜色我不喜欢,或是这个菜你不能吃,让他训练、刺激一下脑部。」有时,她也会让先生写下英文歌词,好练习脑与手的协调。

曾任蒋经国首席文胆,百岁人瑞张祖诒的高龄秘诀是「听太太话」
张祖诒强调凡事听太太的话,就是最佳养生秘诀

两人维持感情的方法,是无论有什幺情绪,都在睡前解决。相互致歉及互道「I Love You」,不让彼此的烦恼过夜。

两人生活还有老派的浪漫,陈家丽偶尔会变化一下灯光,在家里偌大的客厅,播放两人都喜爱的歌曲,如帕蒂・佩奇(Patti Page)的〈田纳西华尔滋〉(Tennessee Waltz)、〈交换舞伴〉(Changing Partners),再邀张祖诒跳一支舞。

疾病找上门?听上帝的话

採访这天,他一身笔挺西装,神清气爽。若有所谓君子风範,或许就像张祖诒,对人一逕谦和儒雅,洞察世事而益发敦厚,面对自己的病痛,也不显惊惧之色。

80多岁时,诊断出罹患胃癌零期。发现病情当下,他却异常平静,「完全没有恐慌,非常镇定,一点都没有恐惧害怕,我太太也一样很镇定。」正因为有家人陪伴,有虔诚的信仰,带给他一番豁达的勇气。

回忆当时,只有推入开刀房的前一刻,忽然闪现生离死别的感觉,但又转念为自己祝福。手术顺利完成后,切除大半个胃部,他仍是这样的想法,不要自寻烦恼,「疾病交给大夫,生命交给上帝。」

术后,他为了维持基本力气,日常行走坐卧,都尽量不让别人搀扶,起床后也是自己叠被铺床,并维持每週安排一天去打高尔夫球,一年四季风雨无阻,最早的纪录是凌晨5点半。

面对大病,反而更以如常的态度面对。不强化自己的脆弱与特殊,反倒因此健康了起来。

坚持自己的兴趣 90岁出版第一本书

张祖诒家中柜子上,摆满各界手写的百岁贺卡,2017年在亲友筹画下,盛大举行百岁寿宴,他在席中有感而发,从事50年公务员生涯以来,期许自己,绝不做任何一件违背法令规章的事情,因此退休后自问拥有什幺?无非就是「清白」二字。

曾任蒋经国首席文胆,百岁人瑞张祖诒的高龄秘诀是「听太太话」
张祖诒(右)于2017年举行百岁寿宴,前总统马英九过去也曾是他的部属,特地前来祝寿

自民国61年起,张祖诒担任前总统蒋经国的首席文胆,前后长达16年。如同英文单词Ghost Writer(代笔人),必须忠实呈现元首的想法,又关乎国家重大课题或施政方针,文章屡屡刊登于报纸头版,他自评「写作态度非常严谨,甚至到严肃,不能有一字差错。」

即使压力极大,退休后,最让他难以忘情的,仍是文字。张祖诒常来回美国的几年里,旅途中遇见远见天下文化事业群创办人高希均,在他的鼓励下,在高龄90岁,出版了人生第一本着作《蒋经国晚年身影》。

97岁写小说的快乐没想过自己能做到

年龄愈大,愈想活得更像自己。看尽官场浮沉,他也尝试摆脱「官样文章」的政治包袱。97岁再出版小说处女作《宝枝》,突破国内长篇小说作者的年龄纪录,也为自己圆梦。

「我就想写一本完全解放自己,思维自由奔放。过去从来没写过小说,现在居然能写15万字。不管人家评论好不好,我自己觉得很快乐。」

陆续尝试旅美随笔集《现代逍遥游》、翻译外孙的外文小说《再相逢》,在将满百岁的10年里,已陆续出版5本不同类型的书籍,百岁后笔力未歇,还在写随笔散文的续集。

100岁又如何?张祖诒曾如此许下生日愿望——再过3、5年,还来得及参加同辈老友们的百岁寿宴,情谊历久更深厚。

此外,当然他还也要一直写下去,永远发现新的自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