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之豪专栏》他们是一群被时代抛诸脑后的人


《张之豪专栏》他们是一群被时代抛诸脑后的人

她,如同她谈话节目上的老艺人一样,被遗留在上一个时代。

他们在网路时代的现在,几乎完全失去展演舞台。

时代已经改变了,但是老艺人仍然存在,并且,仍然需要生活。

华语唱片市场惨淡,台语唱片市场更严重。

这些本土艺人,是一路从底层爬上来的人。

演艺圈,跟在外面跑业务,靠着人脉关係接订单,包工程的出外人一样,有关係就攀,有缝就钻,有生意就做,有场就跑,有人的地方,就要去闯看看有没有商机。

在三十年前,老三台时代,若你找到片段出来看,你会以为你在看中国的央视。一天的电视上,也许有十几个小时的时间,是「标準国语」,那些捲舌、用语、南腔北调,是日常。

很遥远吗?对我来说,不过像昨天一样。

那是一个,在儿童节目上,说「猪脚」会被人纠正应该讲「提胖」的时代。

台语艺人被迫困在一天只有一两小时的综艺节目、电视歌仔戏里。更成功的,可以尬到主流的国语节目里,担任甘草人物。

《张之豪专栏》他们是一群被时代抛诸脑后的人

他们存在着,而且,对他们来说,这幺多的僧人,这幺少碗的粥,谁吃得到,更显示谁才是成功的人。

国民党三民主义洗脑?要参加艺工队、新闻局、电视公司演员训练班、歌手训练班?都可以。

能够在一个八点档连续剧里,操着台湾国语,演出一个劳工、一个司机、一个女佣,那是多幺成功的事。我是个咖,你是吗?你不满这个现象?你有得演吗?这部戏里面有秦汉耶!(这只是比喻,因为秦汉演的三厅电影里,要找到一个讲台语或台湾国语的人都非常,非常困难)

长得帅、长得美,但一开口就还是不够「国语」,怎幺办?直接给你配音「标準国语」,让观众几十年都不知道你真正的声音是什幺。

我要在多年后,大爱台上看到苏明明演师姐,才知道原来「还君明珠」里的女主角,本人的声音是那样,原来她讲的语言,与我母亲是一样的。

我也要在新闻上看到立法院的柯俊雄,才知道,原来电影里国民党的英雄,在真实世界里,讲话跟小马哥比较遥远,跟猪哥亮比较接近。

但这些为数众多的台湾艺人,能挤进三台的窄门毕竟是少数。

黑道把持秀场、夜总会、工地秀?那就陪大哥吃宵夜打麻将。为的是下次排在表演名单上,或者在后台帮忙搬器材都可以。

这是一种去政治、去道德的励志故事。如果去头去尾,儿童不宜的部分删掉,也许还可以到国高中演讲。

他们是艺人,鹦鹉学语,模仿他人,是他们的专长。要揣摩那些掌权者,才能成功,那他们就把整套摸熟,比「他们」还会。虽然,在掌权者眼中,你仍然是个草根角色。

但只要依附,就能生存。也因此,这样的人更容易出现「西瓜派」的现象。

他们是一群被时代抛诸脑后的人。

新媒体不青睐他们,跨足年轻族群、跨足到海外市场,这些创新,对他们而言,都无能为力。

《张之豪专栏》他们是一群被时代抛诸脑后的人

年轻族群对歌仔戏身段不感兴趣,对妙语如珠的台语词彙、双关语的逗趣笑点,甚至政治不正确的性别笑话,都无法接受,或者是,缺乏理解与欣赏的文化脉络。

他们剩下的,只有已经快要绝迹,但还没有完全消失的最后台语人口的受众,以及,不时拿出资源购买他们在每一个当下的粉饰功能「我听XXX,我也很本土」的亲中政客的演出邀约。

这些人,是为数众多的。

跟同时代的台湾社会一样,反抗者是少数,依附者是多数。

我们怎幺面对这个残破的,不这幺政治正确的,保有某些台湾庶民文化代表性的本土艺人,是个本土运动要面对的问题。

我们早该开始思考更高层次,以及更细腻的台湾文化运动。

这个问题,这个群体,暧昧不明,没有绝对的英雄跟坏人。只缺乏有人带着理解、同理的心,同时带着意识与警觉,去体会与欣赏,他们可以给我们的东西。

在炒短线的人手中,他们会显露出最不好的一面。但,有没有人尝试去找出他们最好的一面?

应该要试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