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网络小说新禁令!写及性相关是高风险!网民:中国特色柏拉图


大陆网络小说新禁令!写及性相关是高风险!网民:中国特色柏拉图


后设手法灵活运用,网站严查条例成功进行穿越,无孔不入之感油然而生。(不知怎幺的,读来竟然还有非比寻常的快感,难道这就是偷窥的魅力?)

想像生在平行时空里的曹雪芹是否要写:空空道人访道求仙,忽从这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经过,忽见一块大石,上面字迹分明,编述历历——「……404网页未能找到」。是啊,不知道在中国的网络平台再连载一回《红楼梦》,贾瑞还能揣着风月宝鉴风流而亡吗?看来一整个「中华民族文化文学遗产」都得再仔细排查一遍,统统摇身变成没有男欢女爱的纯爱,那一切便和谐愉快了。


究极版



好吧,最厉害的还是这位无名大师,个个讚歎不看这一篇还不知道为何中文如此博大精深、艰涩难学。而且,这种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专词「化典」挪用的方法,成功使得色情因子十倍见长,功力深厚可见,想必平时歪点子是源源不绝。

其实这种政治与情色关键词置换的玩法,也不算是太新鲜的事了。王朔在《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里的那句「我坐在人民英雄纪念碑的长长方阶上等吴迪」不就是这样的幺?仔细想想看,这句话实在是太内涵了——「我」等待女学生吴迪,无非是想着带她去另一张长长软软的方阶上,成为她的人民英雄……这一幕竟如此正义凛然,反倒是引诱着读者心痒痒地,想快点进入下一页、下一章——「墻壁很薄房间闷热,衣服脱得很顺利」,下一章不就是正义凛然褪去衣裳后的赤裸勾当幺?

而在《人莫予毒》中,白丽对离婚的丈夫刘志彬放下的狠话,更直接地令读者发笑:「文化大革命已经结束十年了,用不着再和农民睡觉来标榜自己真正做到『和工农相结合』了吧?」工农兵结合,还真是结合得彻彻底底啊。那幺原本高高在上、庄严肃穆的政治话语哪去了?它不仅窜入寻常百姓家,还流连于嬉笑之间、甚至在性场景中发挥无可取代的作用。而更有意识的作者,则会藉着两者迥然不同的特性,在尴尬中催化讽喻——让愈字正腔圆的,愈下不来台。如果说王朔是中国当代文学戏谑语言的头阵,那幺现在(这个创作空间被禁令挤压得严重变形的当下),一群后继者正摩拳擦掌而来呢。

事实就是如此:你禁得了体肤色情,还禁得了隐喻色情幺?年前村上春树的《刺杀骑士团长》被淫审处评为不雅物品一事,就引起一番对文学中的色情之讨论,曾经担任过陪审员的金佩玮就指出淫审处的潜规则:鹹湿可以,核突不行;对比这次事件来看,就是说露骨的字眼不行,意识淫蕩就可以。不知道这是不是香港淫审处、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为了培养进阶阅读的良苦用心呢?

当然,这样大规模的扫蕩式行动一定会带来严重后果。别的不说,只从经济角度看,中国涨大的影视加粉丝经济体系就摇摇欲坠了。回看2017年的数据,一年间中国四十家网络文学网站提供的网文作品就有一千四百多万,日均文字产量是1.5亿,签约作者将近六十万人,当年风极一时的《鬼吹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全都是改编自网络小说。而如今政策突变,「打黄扫非」之手伸进了七点中文、晋江文学等最庞大的网文乐园,很可能会掀起这一产业链的连环爆炸,到时候「朝鲜发火箭他一溜烟」,也就计日可期了。

另一边厢,除了(被迫)摇身变成纯情代言人、提倡柏拉图爱情文学之外,晋江文学的冰心还关照大家:「万望大家对自己提高标準,严格要求,切勿打任何擦边球。这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同站的数万作者负责。看到其它人有写,也请积极到举报中心举报。这不是打击报复,不是同行倾轧,这是对自己和全站的所有作者负责。」新一轮文字狱就要开始了,但谁也没想到,它会发生在最「无害」的类型小说世界里,捅破了动辄几千万人共同捏起来的粉红泡沫。

来,发挥创意,写点小情小爱。

只要切记:别写嘴唇,还有女性的十二指肠。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