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每百万人口‧不到1人捐器官


大马每百万人口‧不到1人捐器官(吉隆坡讯)人脑主要分为大脑、小脑及脑干,其中脑干掌管呼吸及心跳等功能,如果这一部份坏死,就是所谓的脑死,也是整个生命的终结。脑死病患是器官移植手术的最佳供体来源,尤以交通意外的脑死者最适合。根据资料,大马的死亡车祸率名列全球第十七位,每10万人中有30人命丧虎口,为移植手术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供体管道,但是每百万人口中,国内仅有0.7名死者捐出器官,比沙地阿拉伯(4.5人)、卡塔尔(4人)及伊朗(2.9人)还要低,这让人感到心寒。交通意外脑死最合适很多人分不清楚脑死与植物人状况,以为两者同等,因而担心一旦签署了器捐同意卡,他日不幸成为植物人,医生就会放弃治疗,把器官摘除供作移植用途。其实植物人是大脑死亡,与脑干坏死不一样,因为大脑负责视觉、言语、思考等功能,即使坏了,当事人只是昏迷不醒,呼吸及心跳仍在。至于小脑,它掌管听力平衡及四肢运动等机能,行动不便者多为此处受损。国家器官移植资源中心(NTRC)国家器官移植摘除管理小组首席经理拿汀丽拉(Lela)医生强调,当器捐登记者不符合死亡定义时,医生是不会强行取走他身上的器官及组织。传统上死亡是根据心死或肺死而作判定,过去在医疗设备尚未发达前,脑死者和心死者只差几分钟,因此没有所谓的脑死器捐者。随着呼吸器的研发,脑死者可以借助呼吸器而短暂维系生命,不过即使一个人的心脏如何强壮,在他被宣布脑死后,最长也只能活1週。当一个人的心肺功能已停止时,器官就无法再获得心脏供血,很快就会缺氧坏死,尤以脑部首当其冲;由于脑死者能靠呼吸器维系,心肺尚有功能,器官仍有血液及氧气灌注,因此器官移植成功率会比心肺死亡者来得佳。0.8%人口登记器捐国家器官捐赠公众醒觉行动委员会主席丹斯里李霖泰指出,大马共有24万3千713人登记成为器捐者,此数目只佔了总人口的0.8%。他说,在这群器捐登记者中,华裔佔了50.7%,印裔居次(23.5%),巫裔则以微差排在第三(22.4%)。大马不仅器捐登记者少,就连真正捐出器官的人数也少得可怜。他提及,从1976年至今年1月,国内仅有446人成为真正的器捐者,华裔以59.6%高居榜首,随之为印裔(26%)及巫裔(5.8%),捐出的器官以肾脏及眼角膜佔最多。儘管如此,丽拉欣慰巫裔器捐登记者在这3年来大幅度上升,而国人器捐率也从2011年开始攀升,3年来每年平均有45人捐出器官,“这也许和近年来媒体对器捐的大幅度及正面报道有关,例如跨种族捐献,打破了种族藩篱及宗教迷思。”近年媒体多正面报道翻看过去几年来的器捐新闻,不难发现2010年的器捐曝光率最高,当时3位处于不同年龄层的扩张性心肌病患,即正值青春期的17岁美眉郑慧仪,绽放期的25岁单亲妈妈曾雯妮及退化期的42岁家庭主妇陈颐袀,不约而同共处在国家心脏中心(IJN)屋檐下推广器捐工程。她们曾是报章上的“红人”,“捐赠心脏,救救她们”,是院方不断通过媒体所发出的求救呼唤。2007年,慧仪成功换心重生;2009年,一颗捐赠心脏的出现,让颐袀摆脱了长久的痛心命运;雯妮在经历两次心脏移植失败后,于因严重中风而脑死。等不到心的她,深知等待的痛苦,所以早于生前签署器捐同意卡,死后捐出肺脏、眼角膜、肝脏及肾脏遗爱人间。换心5年后,慧仪毫无预警猝死,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大马採选择加入器捐制李霖泰披露,在1万8384名苦等器官移植的病患中,盼获肾脏续命的佔了99.8%(1万8347人),其余计有肝脏(22人,15人为成人,7人为小孩)、心脏(4人)、肺脏(7人)及心肺(4人)。肾源不足不只发生在大马,这也是全球所面对的问题。新加坡为了解决肾脏短缺的问题,而于1987年在国会通过《人体器官移植法》(Human Organ Transplant Act,简称HOTA),即医生有权从新加坡医院的已逝国人身上摘除肾脏作移植用途,除非死者生前曾签字反对器捐,且21岁以下及60岁或以上的新加坡公民或永久居民、穆斯林可被豁免。2004年,HOTA加入肝脏、心脏及眼角膜,2008年涵盖穆斯林,完整走向了“选择退出制”(optout)。他指出,大马採用的器捐制度为“选择加入制”(optin),即国人须申请方可成为捐赠者,通过鼓励而非强制性以“选择退出制”来立法规定民众捐出器官,毕竟每个人拥有对自己身体的行使权,捐与不捐应由自己作主。选择退出制存人权争议虽然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及芝加哥大学于2005年进行的研究分别发现,选择退出制国家的器捐率,较选择加入制的国家高出2.7,如以百分比计,会高25至30%,但是这种被迫捐出器官的制度,掀起了人权争议,英美等国迄今仍未採纳此制度。其实“选择退出制”并不是万灵丹,例如施行此制的新加坡,捐赠率比不上“选择加入制”的美国、澳洲、台湾等(请见图1),美国的器捐率更达25.6人。这是因为美国有所谓的必要咨询(requiredrequest)条例,它规定医院在判定病患脑死时,医护人员必须向家属询问是否愿意让脑死的亲人捐赠器官。与此同时,若亲人选择不捐赠器官,呼吸器等维生系统即被停止。此外美国各州的驾驶执照反面可以填写器捐意愿,此意愿具有法律效应。器官健康为移植要素丽拉医生谕劝,不管有没有签署器捐卡,如果民众有意在死后尽一份力,那幺就要在生前好好照顾自己的健康,因为她手头上有不少器捐个案,由于所捐出来的肝脏有太多脂肪,即脂肪肝过高,继而影响它在受赠者体内的操作功能。其实,器官健康是移植的最重要因素,这也是为何车祸脑死者较为合适,因为死于疾病者,常因器官衰竭或有感染而无法取用。她提醒,公众在登记成为器捐者后,一定要告诉枕边人或家属相关决定,因为如果家属反对,医生也不能为已登记的脑死者进行器官摘除手术,这是国内器捐低落的因素之一。欲知更多详情,请联络:国家器官移植资源中心National Transplant Resource Centre(NTRC)Pusat Sumber Transplan NasionalUnit B-5-1,Wisma Sejarah,50400 Kuala Lumpur.网址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