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92:经常账危机(下)再平衡解结构问题


马来西亚和其他出口导向型的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常账盈余收窄,在某个程度上反映出全球再平衡的情况。

长期而言,马来西亚在经常账再平衡的过程中,必须积极解决经济结构性问题,确保大马实现出口永续增长和可持续性的经常账平衡。


随着金融市场的自由开放与全球化,缺乏资本的发展中或新兴经济体,原本应该利用外资来为国内投资进行融资,而这些资本原本也应该从发达国家流向新兴市场经济体,寻找投资契机。

然而,纵观过去十多年的全球资本流动趋势,这一情况并没有如预期般出现。相反地,很多新兴市场经济体并未经历外资净流入的情况,反而出口资本到发达经济体。

中国的经常账盈余与美国的经常帐赤字,是最典型的对比例子。

扭转赤字局面

拉丁美洲和许多亚洲经济体在吸取了多次金融和货币危机的教训后,开始学乖了,积极重整银行体系、削减短期外债,并通过出口把经常账赤字转变成盈余。


自1997亚洲金融危机后,亚洲经济体在过去十多年通过出口导向型经济模式,向欧美国家出口商品,以庞大的贸易盈余扭转经常账赤字的局面。

今天,大多数亚洲经济体依然维持着经常账盈余的趋势,并把这些盈余转换成强稳的外汇储备金和国内储蓄。

美国赤字难以为继

发达经济体和欧洲新兴经济体,则在过去多年维持经常账赤字的状态。

这些经常账赤字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是欧美国家经济繁荣的主要原动力,为这些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尤其是私人消费、信贷扩张和公共财政提供无限资源。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IMF)的国际收支平衡数据(2007年)显示,2005年和2006年,全球分别有89个与80个经济体的经常账项处于赤字状态。

2006年,全球范围的经常账赤字规模高达1.347兆美元(约4.31兆令吉),包括美国在内的8个发达经济体占了其中的1.028兆美元(约3.29兆令吉)(或76%比重)经常账赤字,而剩下来的72个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常账赤字总额则为3190亿美元(约1.02兆令吉)。

在这72个新兴经济体中,有24个来自欧洲新兴经济体,占了2490亿美元(7968亿令吉)(或78.2%)的经常账赤字比重。

2007年的美国房产次贷危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及随后的欧债危机,经常账赤字再次扮演着催化剂的重要角色。

美国倚仗庞大的经常账赤字,为无节制的私人消费买单、鼓励不具生产性的投资(尤其是房地产的过度投资,以致房产泡沫化破裂)、鼓吹银行过度涉险与放贷,并导致私人储蓄大幅下滑。

美国房产次贷危机和随之而来的金融/经济危机,暴露出美国经济荣景背后所依靠的经常账赤字,已经陷入过剩情况且难以持续下去。

就像亚洲金融危机后的亚洲经济体一样,美国必须经历一轮的经常账再平衡(Current Account Rebalancing),才能真正摆脱困境。

欧美重演经常账赤字危机

欧洲方面,陷入欧债危机和经济衰退的欧洲国家,普遍上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存在经常账赤字过剩的问题———经常账赤字并非用在具生产性的投资上,而是用来支付公共和私人消费开支,以及鼓吹不具生产性的投资活动,如房地产投资。

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会在2008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欧洲新兴市场的经常账赤字》显示,在该研究报告涵盖的27个欧洲新兴经济体中,没有一个经济体维持经常账盈余。

绝大部分中欧国家的经常账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介于5%至10%,欧债危机重灾国如希腊、西班牙、葡萄牙、塞布鲁斯和一些东南部欧洲新兴经济体,背负沉重的经常账赤字。

正如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前的亚洲经济体(印尼、韩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泰国)一样,这些欧洲新兴经济体普遍上财政状况稳定,且经历一波强劲的经济增长。

但是,他们还是重蹈覆辙,让过剩的经常账赤字演变成一场危机,就像当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一样。

欧洲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常账赤字,除了为公共和私人消费提供融资之外,也鼓励消费者进行房地产投资。

当私人资本透过庞大经常账赤字,大量涌入这些欧洲新兴市场的房地产领域之际,同时也为这些国家制造问题。

这是因为投资房地产基本上不会制造外汇收入,导致这些资产无法自我融资,填补经常账赤字。

亚洲新兴市场再受考验

从2009年开始,全球格局又在出现微妙变化。亚洲市场,尤其是亚洲新兴经济体再度成为焦点。

由欧美国家的货币宽松政策(量化宽松措施)创造的过剩游资,在过去三四年不断从前景黯淡的欧美市场流出,涌入亚洲新兴市场,寻求更高的投资回酬。

近年来金融市场走向更自由开放的新兴市场经济体,以不断扩大内需经济发展和相对强稳的经济增长前景,成为全球投资的焦点。

但是,这些亚洲新兴经济体的决策者却再次面对抉择的困境:是否要接受私人资本大规模涌入,可能造成的经常账赤字。决策者们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因为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至今依然历历在目。

无可否认,亚洲经济体已今非昔比。

今天的亚洲新兴经济体拥有更强稳的基本面:经常账不平衡持续收窄,外债占国内生产总值处于低档水平,加上庞大的外汇储备金,让亚洲新兴市场有更大的能力应付危机。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亚洲新兴经济体都具备同样的强稳基本面因素。

譬如说,印尼和印度就因为背负庞大的经常账赤字,而暴露出这两个新兴经济体脆弱的一面。

大马盈余续收窄

马来西亚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自亚洲金融危机后,马来西亚在过去十多年来一直维持经常账盈余状态。商品贸易盈余(商品出口高于进口)在抵消服务贸易和收入账项赤字方面绰绰有余。

不过,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导致欧美国家陷入经济衰退格局。

在全球需求疲弱和原产品价格走弱的冲击下,马来西亚最近两三年的出口表现维持低迷状态;另一边厢,强劲的内需却带动进口大增,导致马来西亚的经常账盈余逐年下滑,储蓄对投资盈余不断收窄。

经常账盈余不仅是出口高于进口,也反映出一个经济体的储蓄对投资盈余状况,即同时凸显一个经济体的国际贸易状态,以及国内的储蓄与投资行为。像马来西亚这样一个开放经济体,投资活动可能由国内或外国储蓄来融资。

如果储蓄多于投资,等于经常账盈余。这些盈余可以累积成外汇储备金,或为其他国家的消费和投资提供融资。

相反地,若投资高于储蓄,则意味着经常账出现赤字,必须对外借贷或借助外资投资,来满足国内消费与投资活动的融资需要。

国家银行在其2012年度报告中指出,马来西亚的经常账盈余持续收窄的趋势,可以从国际贸易和储蓄对投资状况这两个角度来分析。

鼓励投资增值改革3关键

国际贸易方面,马来西亚的经常账盈余,主要依赖商品贸易盈余的支撑。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导致全球经济疲弱,加上原产品价格走弱,马来西亚的制造业与原产品出口出现明显放缓趋势。

相比之下,自2009年起,国内公共和私人投资活动升温,带动资本财进口大增(2010年-2012年平均年增长率达13.8%),而强稳的国内消费开支也刺激消费商品进口的需求(2010年-2012年平均年增长率达13.4%)。

出口疲弱进口大增

在出口疲弱但进口大增的情况下,马来西亚的经常账盈余近年来不断缩水。

从储蓄对投资状况来看,自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马来西亚的经常账盈余反映出在储蓄高企之余,投资却大幅下滑。

不过,自2010年开始,固定资本形成(公共与私人投资)一直持续上升,收窄储蓄与投资之间的鸿沟,同时也意味着经常账盈余的下滑。

马来西亚和其他出口导向型的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常账盈余收窄,在某个程度上反映出全球再平衡的情况。

不过,长期而言,马来西亚在经常账再平衡的过程中,必须积极解决经济结构性问题,确保马来西亚实现出口永续增长和可持续性的经常账平衡。这包括:
1.鼓励私人投资和外资直接投资把资金导向新成长领域和高增值工业活动,以便进一步多元化和深化出口,并强化其竞争优势,长期维持出口增长。

2.政府通过财政改革措施,改善政府收入和合理化政府开支,提高联邦政府的储蓄,以便把公共储蓄对投资从赤字转向盈余,从而舒缓经常账平衡压力。

3.确保政府和私人领域的投资活动,以具生产性投资为主,避免外来私人资本被用来为国内消费和信贷,及不具生产性的投资活动融资,引发潜在的金融危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