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98:永续增长靠制度改革


在现阶段的大马,政府所提倡的经济转型计划,可说是一个经济模式改革的步伐。

这计划的总体目标,是要提升大马人均收入,从而将马来西亚晋级为先进国。


然而,我国政府甚少提及制度改革的议程和缺乏提升制度质量的决心。

自上世纪末,新兴经济借着低生产成本的优势,吸引了大批的外资,从而实现了经济快速增长。这也标榜了现代历史上最大的世界经济转型与分配。

巴西、俄罗斯、印度与中国,更冠上了金砖四国(BRIC)的美名,并放眼将成为世界未来的经济强国。然而,在上一季的经济表现中,新兴经济的经济成长,几乎面临了自2000年代所未有的经济成长减速。

在2013年,中国官方经济成长已降为为7.7%,即远于2000年代双数值的经济成长。印度(预计成长率约5%)、巴西和俄罗斯(预计成长约2.5%)更未达到经济成长巅峰的一半。

缺少长期增长原动力


相比之下,新兴经济的快速成长,在过去十年成功地将世界生产总值比重,从38%提升至50%;近期的经济表现使人们怀疑,新兴市场的快速经济成长是否已到达了尾声?

这现象也被《经济学人》誉为新兴市场黄金时代第一阶段的终止。在未来,新兴市场面对的是成长减速而不是经济放缓。

在历史角度来看,新兴经济繁荣的极点,将是没落的开始。这也是为什幺甚少发展中国家晋级为先进国,原因在于它们都缺少了一个持续性长期经济成长原动力;而这原动力则是多数当权派避而不谈的课题———制度结构。

发展中国家在追求经济成长即国内生产总值的同时,良好制度质量的重要性往往被忽略了,反观现有先进国都有着一个成熟的制度结构。这足以显示出,良好的制度质量,是成为先进国的基本条件。

在未来的道路上,新兴经济能否在不改善制度质量的情况下,一如往常地持续性发展?

马来西亚是否在2020年顺利的晋升为先进国?在此,本文将进一步探讨制度质量,对于国家经济长期经济成长的重要性。

制度质量经济增长根源

制度(Institutions)是指人际交往中的规则,也可说是以某社会价值观而形成的社会结构和机制。

其中,制度主要分为两个层面:
1)正式规则,即国家既定的规则和规例。
2)非正式规则,即普偏社会认可的信念与习俗。

在制度经济学里,制度质量则是衡量现有国家制度的素质,即以贪污管制、司法公正、政治稳定、行政透明、知识产权等因素做为标准。

在经济研究文献里,制度质量与经济成长,有着正相关的关系。这是因为良好的制度质量,将建立起一个友好的商业环境,如信誉良好的司法架构,方可确保企业们的利益而促进国内业务的发展。

简单来说,良好的制度结构决定了如何有效率地分配国家资源,从而得到最佳的经济成果。

制度质量低劣国家 国企垄断普遍现象

在制度质量低劣的国家,市场或行业被国企垄断是常见的问题。

以印度为例,国有垄断企业———印度煤炭公司,牢牢控制着印度煤炭市场;印度电力供应短缺的主因,显然是因为该企业的过失。

据《国际煤炭网》于的报道,印度电力行业面临煤炭短缺局面,在于印度煤炭出产量无法满足需求。

在过去五年中,印度煤炭需求量年增长超过8.4%。在2012年,印度煤炭需求总量约6亿9600万吨,而国内只可供给约5亿5400万吨。因此,须进口约1亿4200万吨来满足国内需求。

在这个事件里,汤森路透社质疑,为何是印度煤炭公司———一间矿业公司进行煤炭进口事宜,而非开放给更有潜质的公司。

国企印度煤炭公司的管理不善,也间接性地导致印度因电供短缺而亏损约680亿美元(约2108亿令吉)的国内生产总值。

结构缺陷经济损失

以上例子明显的显示出,制度结构缺陷所带来的经济损失。低劣的制度质量,如严重的贪污问题,将营造一个不健康的经济环境,即不公平的市场竞争。

企业们都会纷纷选择进行商业贿赂,以对冲竞争失败的风险。

再者,在缺乏司法约束的情况下,这将促进商业贿赂的歪风而形成惯例。

短期内,贪污可抵消政府的失灵从而刺激经济成长。但是,长期的不公平的市场竞争,将导致企业背弃研究与创新商业。

随着研究与创新为经济长期成长的原动力,这将严重的阻碍国家经济成长的潜力。

另外,这也将造成经营困难,如诸多刁难的营业执照申请程序、间接性的行业垄断等,都会使外资与企业止步。

这也解释了为什幺多数发展中国家,只享有短暂的经济快速成长,而缺乏持续性的长期经济成长。

然而,研究与创新的发展也需要一个稳健与成熟的制度来保障创新者的利益。

发展中国家制度改革挑战大

反观制度成熟的国家,大多为先进国如美国、欧洲等国家,都拥有着雄厚的历史背景。换句话说,它们都是经过历史磨练的国家。

年轻的先进经济体如香港、新加波、韩国等,是极为少见的成功例子,但它们的共同点都是有着一个成熟与良好的制度结构。

那发展中国家如何提升制度质量,以鼓励国内研究与创新以为长期经济成长导航呢?

虽知制度改革有如深渊薄冰,处理不当将会造成有利益挂钩一方的反弹,从而影响国家政局,反而得不偿失。

以中国为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誓言严打中国贪污腐败。这高调的反贪污运动,恰恰的打破了中国共产党的传统,即不对付中共党员。

但是,习近平先生依然勇敢的实行与实质的拘捕贪污官员。这都是民众的舆论与贪污对国家经济的破坏,促使了他对于政府机制改革的决心。

然而,积极反贪应只是制度改革的第一步,具体的改革即知识产业规条、市场自由、人权等问题,应也需局部的改善以为长期经济成长拟定石基。

偏激改革摧毁根基

偏激的改革如世界着名的茉莉花革命,只会催毁国家数十年建立起的经济根基而倒退,并不是有效的改革步伐。

制度改革应以国家内部结构开始,并且以局部性的方式即以提倡更透明的施政方针和更具影响力与威严的独立机构监督,来挽回公众对现有机制的信心。

在现阶段的大马,政府所提倡的经济转型计划,可说是一个经济模式改革的步伐。

这计划的总体目标,是要提升大马人均收入,从而将马来西亚晋级为先进国。

然而,我国政府甚少提及制度改革的议程和缺乏提升制度质量的决心。

大马应注重制度转型

根据2012年考夫曼全球治理指标(Worldwide Governance Indicators)的评估,我国在6项治理指标因素的总平均为60.83%(以100%为满分),即发言和问责权(Voice and Accountability)为38%、政治稳定/无暴力冲突(Politic Satbility/No Violent)为45%、政府效能(Government Effectiveness)为80%、政府管制的质量(RegulatoryQuality)为70%、法治性(Rule ofLaw)为66%和腐败控制(Controlof Corruption)为66%。

从数据上而言,我国的制度质量是属于中等;但比起先进国的水平还有一段距离。

所以,政府除了经济上的转型,也应该着手注重于制度上的转型,以巩固外资对我国市场与机构的信心。

这举动不只为了2020年先进国宏愿的目标,也是为了大马稳健与长远的经济成长。

总括来说,制度改革与改善,是发展中国家迈向先进国所必须做出的一个步伐。

完善与成熟的制度,是创造一个健康商业环境的基本条件。

而随着成熟的制度诞生,将提升投资者的信心以带动国家经济发展。

此外,稳健的制度与公平的竞争环境,将有效的提升产品研究与创新,从而带动国家经济长期成长。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