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多吃200卡,小心坏脂肪这样养出恶性癌


每个人都「知道」 肥胖对身体不好,但大部分的人不知道怎幺解释原因。当然,某些原因是显而易见的,更多重量就代表你的关节承受更多压力,更严重的是,你的心脏也是。
而肥胖似乎总是与糖尿病携手而行,当天李文斯顿医生便对布鲁诺做出这样的诊断。虽然不是所有肥胖的人都有糖尿病,但大部分的糖尿病患者都过重或是肥胖。
如今,糖尿病本身被认为会大幅加速老化。身体变得无法处理我们吃下去的糖分,它便在血流中肆虐,碰上哪一个组织,就为该组织带来巨量的细胞伤害。过多的血糖甚至会让你看起来比较老,一个研究显示,血糖比较高的人确实看来比实际年龄老,也许因为伤害连在皮肤上都看得出来。我们越老,处理糖分的效率就越低,也就越容易得糖尿病。
反观,百岁人瑞似乎很擅长处理糖分,像我的祖母终其一生每天早餐都狼吞虎嚥吃下酥皮糕点,完全无恙。葡萄糖任她使唤。
然而,过量的脂肪之所以与肾脏、结肠与肝脏的癌症等等严重的健康问题有关,糖尿病只是部分原因。二○○三年在《新英格兰医学杂誌》上发表的一个超大型研究发现,美国高达三分之一比例人口的肥胖,导致百分之十四的男性癌症死亡,在女性中则导致百分之二十。新的证据指出, 脂肪本身可能造成这全部的问题。

直到非常近期,脂肪组织仍被视为惰性的,单纯只是身体的能量库,就跟你的银行存摺一样被动。你透过吃来「存入」卡路里,透过运动来「提领」卡路里。如果你透过慢跑燃烧掉三千五百卡,那你就会减掉半公斤,或至少不会增加那半公斤。若非如此,脂肪就是呆坐在那里,什幺都不做,至少当时大家是这幺想的。

脂肪的真相
到了一九九○年代,科学家们开始了解,我们的赘肉除了抖动之外还会做很多事情。在最近十年,他们渐渐体认到,脂肪其实是一个很大的内分泌腺,而且对于身体的其他部分有着很大的影响力。脂肪内分泌影响研究的先驱詹姆斯.科克兰德说:「对一个典型的北美人来说,脂肪组织是他们最大的器官。」科克兰德相信,论及老化,脂肪可能也是身体最重要的器官。
要增加体重简单得很,就算要增加大量的体重,也不用太努力。历经数千年狂食与饥荒的循环,人类的身体已经进化为高效能的脂肪贮存机器,其任务就是要把珍贵的多余卡路里存起来。
演化尚未理解的是,如今对大部分的人来说,食物已经相对充裕而便宜,但我们的基因仍然认为我们是採猎者,而对它们来说,脂肪等同生存。《刺络针》发表的一个大型研究估计,只要每天摄取的卡路里数比自己所燃烧的多十卡,二十年下来就会显着增加九公斤的体重。

如果说,从每天多十卡提升到每天多一百三十八卡,等同我以前每天下午喝的一罐三百四十毫升的可乐,或者是一条两百卡的糖果,而那多出来的九公斤很快就会变成二十二或四十五公斤。
然而,并非所有的脂肪都是坏的。皮下脂肪能帮忙保护身体免于损伤,像是护垫,而且它也会分泌出帮忙对抗感染并且让伤口癒合的免疫因子,那些治癒伤口的衰老细胞就是从这里来的。
整体而言,脂肪是很能对抗感染的,而某些科学家认为,对于整体的免疫系统功能来说,脂肪是不可或缺的。它也能在寒冷的天候里让我们保暖,让我们漂浮在水上,而且,脂肪可以是好看的,如果摆放的位置正确的话。没有脂肪,就不会有卡达珊一家。
皮下脂肪也会製造一种叫作脂连蛋白的荷尔蒙,那似乎可以帮助控制新陈代谢并且抵抗某些癌症,尤其是乳癌,外加其他还没被辨认出来的好事情。尼尔.巴尔齐莱的犹太百岁人瑞们体内的脂连蛋白往往高出正常值。
坏脂肪上场
好消息就到此为止。坏消息是,随着我们变老,我们会渐渐失去这种好的脂肪,这也是我们的双手看起来会越来越瘦削而且「有趣」的原因之一。反之,我们在腹部堆积丰满多汁的脂肪,逼迫我们买尺寸越来越大的裤子。
这种「内脏脂肪」跟良善的、治癒伤口的、分泌脂连蛋白的皮下脂肪可不一样。举例来说,皮下脂肪也会製造瘦素,那是一种重要的荷尔蒙,会告诉我们的大脑:哈啰,你已经囤积足够的能量,所以现在可以停止进食了。

内脏脂肪製造的瘦素非常少,所以大脑的饱觉中枢从来没有得到那个讯息。这可能是因为内脏脂肪在演化中的目的是不一样的,它是短期的能量库,可以被快速取得,製造出短暂的能量爆发,像是剧烈的狩猎中所需要的,可能也因为如此,男性有比较多的内脏脂肪,而女性有比较多「养育性」的皮下脂肪。
在或战或逃的情境中被启动的压力荷尔蒙皮质醇会叫身体储存更多的内脏脂肪,而如果你的压力来自于久坐的办公桌工作,你永远不会真的去燃烧掉那些脂肪。结果,你的内脏脂肪就坐在那里,在肝脏与其他重要的器官之间,同时,你被困在办公桌,上网购买新的裤子。
裤子不是问题,脂肪才是问题。大约在过去的十年之中,尤其在菲尔.布鲁诺在二○○四年被诊断完毕之后,科克兰德与其他科学家发现,这种腹部的或是内脏的脂肪会渗入我们的重要器官,让它们沐浴在肆虐全身的噁心化学混合物之中。
内脏脂肪会製造一系列发炎细胞激素,不只包括慢性发炎之王第六介白素,还有一个叫作肿瘤坏死因子α的东西,这东西实际上跟它的名字听起来一样糟糕,它跟癌症有关,而且也会造成细胞的胰岛素抵抗。
难怪菲尔.布鲁诺觉得自己比四十七岁老那幺多。事实上,他的脂肪是一个巨大的毒性肿瘤,不断毒害着他的身体。如同他的医生所警告的,他有极高的风险,会死于通常伤害老得多的人的疾病,主要是糖尿病与心脏病发,但也包括中风、癌症与癡呆。科克兰德说:「肥胖跟加速老化的情境有很多共同点。」

所以,老化让我们变胖,而脂肪又让我们变老。就像奶油跟猪油会随着时间腐臭一样,老的脂肪让我们老得更快。科克兰德相信,在伴随老化而来的发炎之中,埋藏在肥胖组织里的衰老细胞是主要的罪犯;
而当我们变得越老,就有越多的衰老细胞潜藏在脂肪的沉积里。另一个同等重要的问题是,我们的脂肪细胞本身会变得失能,比较没办法做好它们的工作,也就是⋯⋯嗯,贮存更多脂肪。这会让游离脂肪酸在血流中循环,造成一种叫作脂毒性的情况。很不妙。难怪肥胖跟端粒的缩短有关,而那又会製造出更多的衰老细胞。
随着我们变老,这样的恶性循环只会加快。有问题的脂肪压倒性地影响中老年人,正因为如此,肥胖、胰岛素抵抗、高血压和恶劣胆固醇的组合「代谢症候群」,在二十几岁时只影响百分之七的人,但当他们到了六十几岁,受影响的人高达一半。
菲尔.布鲁诺有代谢症候群,而你在百货公司里看到的每一个胖子可能也都有。再说一个可怕的数据,婴儿潮出生的人之中,有超过三分之二的人过重或是肥胖。
的确,越来越多证据显示,我们的脂肪组织本身可能真的会让我们的寿命缩短。在二○○八年一个戏剧性的实验之中,尼尔.巴尔齐莱和他在布朗克斯的亚伯特爱因斯坦医学大学的同事们, 透过手术把一批肥胖的实验室老鼠的腹部脂肪移除,然后发现,比起那些仍然肥胖的表亲,这些动物多活了百分之二十的时间。牠们的腹部脂肪基本上正在杀害牠们。如同巴尔齐莱所说:「不是所有的脂肪都只是脂肪而已。」
菲尔.布鲁诺太了解这件事了。然而,对他来说不幸的是,手术不真的算是一个选项。巴尔齐莱说,人体的内脏脂肪无法被安全移除,因为它与我们的血管以及器官交织得太过深入。抽脂手术只能移除「好的」皮下脂肪,正因为这样,几个最近的研究都认为这种手术间接造成了科学家口中的「不良健康结果」,也就是你我口中的「死亡」。
于是,在二○○四年七月,大概在他受诊断之后一个月,菲尔.布鲁诺做了一件医生没有叫他做的事,他去了健身房。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