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容易因为得失成败而焦虑森气气吗?庄子教你不会失眠的「身心技


很容易因为得失成败而焦虑森气气吗?庄子教你不会失眠的「身心技

文/台大中文系副教授 蔡璧名

讲到祸福、成败是没人能给你解释的,既然生死、得失、成败、祸福不能解释、不能操之在己,「故不足以滑和」,这裏的「滑」念ㄍㄨˇ,是「乱」的意思,因此不值得让它搅扰你心灵的平和。

刚生下来的婴儿当然也会哭,在他尿裤子的时候、叫妈妈要喝奶的时候。可是很多时候小婴儿不时咯咯地笑,我想一个没有烦恼的人就应该是这样。好多好友生宝宝,我去探望她们,刚有小孩的母亲最喜欢聊孩子昨晚睡得好不好。因为宝宝睡得好,妈妈就能睡得好,宝宝要是整夜没睡,那可就折腾了!可是我从没听过任何一位母亲告诉我:「我宝宝天生失眠,我每天晚上帮他数羊,他还是睡不着。」我没听说过有天生失眠的孩子。可是为什幺年纪渐长,就有人开始失眠了,而且失眠的人口愈来愈多? 听说知识、阶级、学历愈高的人愈是睡不好,因为通常压力更大、精神状况更差。

不管几岁都能像婴儿一样

所以我们要学这套心身技术,要学怎幺样不让外在世界那些聚散离合、生老病死、缘生缘灭、是非对错、富贵贫穷,以及别人的批评、诬陷,影响你内心的平和,让自己不管几岁都能像婴儿时期一样,常开笑口、一躺下去便能沉沉熟睡。

「不可入于灵府」,也不要让生死、得失、成败、祸福进来搅扰你的心灵。你会发现「不足以滑和,不可入于灵府」这两句其实是合掌、互文的写法,完全一样的意思讲两遍,当然两者间仍有些许层次变化。前者在讲:不必为了这样而乱心;后者告诉你:不可以搁置在心裏、毋须为之失去内心原可保有的虚空明净。一件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不要放在心裏。

我养宠物,有时候也会从宠物身上学到一些道理。我常觉得我的猫傻傻的,但牠也会表达愤怒,比方说我生病时因为没有能力照顾牠,没把牠带在身边,后来我好些了接牠回家,牠进家门第一件事就是冲到我卧室的棉被上大便,以表达抗议。因为牠知道我先让猫爸爸回来,牠可能这幺想:「为什幺爸爸可以先来?为什幺不是我第一个来?」牠可能觉得自己最爱的是主人,可是主人怎幺没有同等地对待自己?我没办法透过语言跟牠沟通,因此牠不了解:那是因为牠爸爸身体不好需要特别照顾,所以我才带在身边。可是 牠表达完愤怒,隔天似乎就完全忘了这事,又像以前一样一往情深地看着我了。

这是一只宠物的例子,而我们的童年据说也是一样的,那为什幺不能保持下去呢?不要让太多外在事情搅扰我们的心灵,「使之和豫」,这个「豫」是安,让心灵维持平和安乐。

平和安乐不是靠躲起来

有一种平和安乐很简单,是把自己关起来,躲在一个山洞裏或是人烟罕至的山明水秀之所。抑或我所从事的印度瑜伽修鍊也说,要在自家房子裏找一个圣洁安静的角落,摆在那裏的椅子,铺在椅上的布、相关一切都得特别布置,专门让你置身在该处冥想。但我们在原儒、原庄、原老的经典中,看不到类似的叙述。所以才说大隐隐于市井,因为没有隔绝外界、保护自己的保护膜,而要「通而不失于兑」。请注意这个「通」字,指的是跟外在世界交流沟通。

每次大家愤慨这个时代、这个世界,不满某些人胡作非为、勾心斗角,批评抱怨完最后总会加上一句:「哎呀,真想归隐山林。」我每次听到「归隐山林」就会微笑。如果儒家、道家的东西读多了,你可能会嚷嚷着归隐山林,可你永远不会去的。因为儒家说:「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论语.微子》)庄子说:「治国去之,乱国就之。」(< 人间世>)道家的隐是大隐隐于市井,愈混乱的时代,愈需要有热心、有热血的人留在人间世把这片天撑起来 ,因为庄子之徒永远是跟外在世界互通的。所以儒家孟子的「不动心」,跟道家庄子的「撄宁」、乱而后宁,都不是凭隔绝外界、避世隐居做到的。这跟告子的「不动心」不一样,你永远在跟外在世界往来沟通,就在这往来沟通当中修鍊自己,而不是躲起来。

保持和悦心情

「通而不失于兑」,在开放地与外界交流沟通时,永远保持、不要失去和悦、喜乐的心情。不管你是觉得自己的昨天不好,或是对上一个小时的自己不满意,或者是觉得自己的遭遇不好。可是学习《庄子》以后,会发现遭遇不好也是一种好,因为它可以增强你锻鍊的强度。你对昨天的自己不满意,对前一个小时的自己不满意,那幺当下把不满意的地方改掉不就好了?它已经过去了。人能面对、把握的永远只有当下这一秒,这是庄子的哲学,所以你永远不会失去那个喜乐的状态。

VO VIP 专属天下购书优惠

《勇于不敢 爱而无伤:庄子,从心开始二》

进入「天下网路书店的 VO 专属店中店  」
输入通关密语「VOVIP」
就能享有专属于 VO 读者的 75 折  购书优惠

很容易因为得失成败而焦虑森气气吗?庄子教你不会失眠的「身心技

这里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