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青年新加坡贩毒判死‧家属总统府跪泣求特赦‧“救救我儿”


大马青年新加坡贩毒判死‧家属总统府跪泣求特赦‧“救救我儿”(柔佛‧新山27日讯)28岁大马青年张俊炎在新加坡贩毒被判死刑后,他的父母和两名妹妹为挽救他的性命,週三捧着8000个签名到新加坡总统府提呈请愿书,一家四口又哭又跪的要求新加坡总统网开一面,免张俊炎一死。张父甚至声泪俱下地说:“我就只剩下这个儿子了”,他恳求新加坡总统特赦儿子,给儿子第二次生命机会。步行20分钟到总统府张俊炎的父亲张家平(55岁)、母亲林美凤(47岁)、大妹张婕茜(26岁)、小妹张春花(24岁)身穿印有“给张俊炎第二次生命机会”字眼及张俊炎黑白半身照的汗衫,与协助他们提呈请愿书的新加坡律师拉威和张俊炎后援会成员等十余人,于早上9时在新加坡狮城大厦集合,準备集体出发请愿。除了请愿书,他们还带来一箱近8000人签名要求给张俊炎重生机会的名单。张婕茜和后援会成员也在现场请求路过公众签名支持他们的请愿行动。张家在等了半小时后,所有人齐齐步行20分钟到总统府侧门请愿。在总统府值勤的警员立刻上前询问,拉威表明来意,警员记录拉威的个人资料和联络电话后,接收请愿书和公众的签名名单。这时,张俊炎的父母亲和两名妹妹双膝跪下伤心流泪,张家平甚至以潮州话对警员说:“我只剩下这个儿子了。”接着不断哭泣拭泪。警员用潮州话告诉张家平,他们一定会帮忙提呈请愿书,随后以交通繁忙为由,劝告他和家人起身。张家平连声道谢,与家人站起来,随同其他人于9时55分离开总统府。张俊炎家属是继杨伟光家人于去年8月在新加坡总统府前下跪,请求新加坡总统宽赦因贩毒而被判死刑的杨伟光后,第二个家庭以相同行动为张俊炎寻求一线生机。父每天凌晨越堤探监张俊炎因贩毒而遭新加坡警方逮捕后,其父亲张家平和家人便轮流到监狱探望他,尤其张家平3年多来几乎每天凌晨骑摩多从新山到新加坡监狱探望孩子,一直等到监狱于早上8时开放探访。张俊炎先后被扣押在新加坡女皇镇及樟宜监狱,女皇镇监狱从週一至週五让犯人家属探访,张家平当时每天结束摊档生意后便到监狱探望儿子,闲话家常。一年前张俊炎被转移到樟宜监狱,家属一週只能有一天探监时间,张家平都没有放弃机会,不辞劳苦每週一到监狱看孩子。监狱于早上8时左右开放探访时间,张家平凌晨三四时抵达监狱,在大门外一直等候至监狱“开门”。“每次见面,儿子都叫我不要伤心。”父:太相信人被利用张俊炎自父母离婚后,一直与父亲张家平同住,并协助父亲售卖光碟,父子关係融洽。提起儿子,张家平不禁老泪纵横:“他是太相信人而被利用。”“儿子中学毕业后,就留在我的摊档帮忙卖光碟和玩具。他是个照顾父母和弟妹的人,性格文静,平日很少往外跑,常接触的人只有同学和老师。”张家平说,儿子接待顾客时,经常露出笑容,许多熟客都爱与儿子交朋友,儿子就是太相信人,结果被人利用。“俊炎为人讲义气,他当初认为既然答应了人家,便会帮忙到底,没想到却落到如此下场。”到新加坡总统府提呈请愿书的前一晚,张家平不断想起儿子的遭遇而伤心难过,根本无法安心入眠。隔天一早,他独自骑摩多于清晨4时许抵达新加坡狮城大厦与其他人会合。他说,他现在只能希望新加坡总统能给儿子一个重生的机会。父母离异没影响孩子性情张俊炎的母亲林美凤指出,她于2002年与丈夫离婚时,俊炎19岁,她认为两人的离异并没有影响孩子的性情,俊炎依然孝顺双亲,一有空还会打电话问候她。“他很照顾身边每一个人,弟妹有所要求,他一定帮忙,很少会拒绝。”林美凤说,她去监狱探望儿子,他最常说的是嘱咐她好好保重身体。“他以往打电话问候我,也是这样叫我注意健康,照顾身子,还会问我想吃甚幺,他会买来给我吃。”“母亲节,俊炎也一定会送礼物或与弟妹到餐馆请我吃东西,他的确是个好儿子。”大妹夜市求签名请愿张俊炎的大妹张捷茜在哥哥被判处死刑后,每晚都到各夜市要求公众签名支持请愿书。“我们是在3月份开始到夜市收集签名,有的公众支持我们,有的则反对,但我们都会说声谢谢。”她说,请愿书将提呈给新加坡总统纳丹以及总理李显龙,她希望争取更多人签名支持他们的请愿行动。“新加坡上诉庭于1月间宣判维持高庭判处哥哥死刑的审结,但我现在不要想负面的东西,只想抱着期望去做。”“我希望新加坡总统特赦哥哥,让他活下去,也让我们有与他见面的机会。”盼找到“老德”助洗脱罪名张俊炎的大妹张婕茜披露,哥哥是第一次帮人“带东西”到新加坡,委託人“老德”是哥哥认识两年多的熟客,对方经常光顾他们的光碟档。她希望能儘快找到“老德”的下落,以助哥哥洗脱罪名。“哥哥有向警方提供老德的资料,但老德迄今仍下落不明。”她说,她上週一刚探望哥哥时,哥哥还交代她要照顾家人,不要太操劳。“哥哥发生事情后,21岁的小弟已搬回跟父亲同住,以照顾患有高血压的父亲。父亲今年因过度伤心,曾经进院治疗,所以有个人在家陪他比较令人放心。”新闻背景顾客托运藏毒金条张俊炎来自新山柔佛再也花园,中学毕业后他一直协助从事小贩的父亲经营光碟销售摊档。,他帮助一名叫“老德”的顾客从缅甸贩运金条到新加坡,在樟宜机场遭肃毒组警员逮捕后,被搜出皮箱内的物品不是金条,而是毒品。他于被新加坡高庭判处死刑,案件过后提到上诉庭,但上诉庭维持原判。‧2011.04.2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