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首宗不同血型肾脏移植‧2病患获妻捐肾‧老婆你太伟大了


大马首宗不同血型肾脏移植‧2病患获妻捐肾‧老婆你太伟大了(吉隆坡16日讯)不同血型的肾脏移植,通常手术后会发生急性排斥“外来”器官,随时影响病人性命,不过,大马医院已成功进行不同血型肾脏移植手术,最教人感动的是,两名妇女分别为了拯救丈夫性命,捐献自己的一边肾脏,教重获新生的为夫者感动万分,边流泪边说:“你太伟大了!”大马男子李良金(55岁、导游)及菲律宾男子格兰(32岁、工程师),是大马医药史上首两名参与不同血型的肾脏移植手术,这也是东南亚第二宗同类手术,他们已于7月1日及2日分别成功完成手术。向百名观众叙说几洒泪两名男病患大病初癒后,向现场百名观众叙述自己的病情,一谈到妻子捐肾救自己,两人不约而同哽咽,几乎泪洒台上。李良金与妻子荷娜华蒂(34岁)结婚9年,育有两名分别7岁及8岁的孩子。他透露,他在2009年被证实患上肾衰竭,政府医院专家认为洗肾及服药已无法治疗他的病,换肾是唯一方法。“妻子知道后就决定捐肾给我,可惜我是O型血、她是B型,于是我们原本打算和其他捐肾者及肾病患交换,可惜等了很久都没适合人选。”过后,李良金被推荐进行不同血型的肾脏移植,手术十分成功,他在加护病房住了两天后就转到普通病房,第四天已能下床步行,他兴奋地说,“我感觉自己重生了。”不怕捱刀怕孩子没人顾他一脸深情看着台下的妻子,语带哽咽地说:“你是好女人,你太伟大了,为了我而牺牲自己……”荷娜华蒂接受访问说:“很多人问我为何愿意牺牲自己的一边肾脏,我不懂得回答,只知道这是我必须做的事,我不怕捱刀子或失去肾脏,最害怕是家中两个孩子没人照顾。”身体仍然虚弱的格兰指出,他在22岁就患上肾病,当时他以为多打篮球及健身就能痊癒,后来他来到大马工作,发觉病情加重,必须换肾。他的女友比安卡(27岁)知道格兰病重,仍愿意嫁给他,并在今年4月结婚,同时捐出一颗肾来挽救格兰的性命。说到一半,格兰忽然哭出来,大声感谢妻子:“你太伟大了!”血浆交换机器去除抗体这项肾脏移植手术是将不同血型的捐肾者的肾脏移植到病患体内,然后使用“血浆交换机器”(Plasma Exchange),去除新肾脏的抗体,避免在病患体中发生排斥,然后再服用药物,防止新肾脏再生产抗体。移植肾脏比洗肾更长命Prince C ourt医药中心週六召开记者会,宣布“全马首宗不同血型肾脏移植手术”(A.B.OIncompatible Renal Transplant Service)的详情。负责有关手术肾脏学顾问陈书缘医生讲解,李良金与荷娜华蒂的血液分别属于O型及B型,化验显示两者抗体比例是1:512。“两人血型不吻合,很容易出现排斥,不过移植后,我们用血浆交换机器将荷娜华蒂捐出的肾脏抗体进行去除,经过10天观察,只有轻微排斥,目前没有问题。”他说,格兰与妻子比安卡也分别属于O型及B型,抗体比例只有1:128,但是手术完成后,在15天内曾发生两次较严重的排斥,之后格兰身体慢慢接受新肾脏。他表示,这项新技术早在1980年代已开始研究,由于血型不同,因此三分之一器官捐赠者无法帮助到有需要的病患,。他说,经过10年研究显示,进行肾脏移植的病人的寿命比长期洗肾病人更加长。35%病患有机会移植卫生部长廖中莱表示,大马首宗不同血型肾脏移植手术成功后,多达30至35%病患有机会移植肾脏。他说,大马器官移植面对最大问题是很少人愿意捐赠器官,即使有器官捐赠,血型也不适合。“新技术能帮助更多病患、让捐赠者的器官充份被使用。”他表示,全球都面对器官短缺问题,但是大马的情况特别严重,截至2010年12月,需要洗肾或血透的肾病患多达2万2932人,比2001年的7837人增加出3倍。不同血型移植51至81万一般同类血型肾脏移植手术的费用是7万至8万令吉,不同血型肾脏移植手术则需要15万至18万令吉。肾脏学顾问陈书缘医生表示,新技术需要大量準备工夫、时间、人手及实验室观察,耗用不菲,但是手术后不会再有副作用,可一劳永逸治疗肾病,长期计算是比洗肾更节省金钱。Prince Court医药中心首席执行员史杜厄派克解释,新技术不算昂贵,许多病患花大笔钱出国换肾,结果出现副作用及其他后遗症,所付的代价更高。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表示,目前士拉央医院及国家心脏中心也提供器官移植手术服务,政府计划将上述新技术引进政府医院,一旦普遍启用后,国人可享受更便宜及优质的服务。他强调,大马拥有良好医疗专家及设备,能在国际舞台竞争。‧2011.07.16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