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不撤守-翻转教育,实现每个孩子的唯一


文/陈长文

2014年为台湾翻转教育元年;民间多年耕耘成果初现,政府「实验教育三法」上路,建构创新教育之崭新制度;未来政府与民间将如何接力?以下几点观察,盼提供政府(中央与地方)参考,把握改变契机:

一、数位人权法制化:全球化与数位化汇流,知识流通、利用形式遽变,「数位近用」几成基本人权,也是确保教育机会平等的必要条件。马总统宣示让网路「速度更快、品质更好、价格更低」;但偏乡(交通不便、数位学习不利)教育频宽基础建设明显不足,亟需NCC、交通部、教育部的协调与电信业者(尤其中华电信)发挥企业社会责任共同促成。

二、师资考训多元化:目前「都市充满流浪教师(无意投入偏乡),偏乡苦无正式老师(不具制式教师资格)」的失衡现象,应可借镜美国,短期内适度认可民间多元师资培用模式,让具有教学热忱教师「正式」投入偏乡教育;中长程则在现行考训制度中引入民间课程设计,尝试筛选具有热情者,从体质改变现行制度;期盼各教育主管机关放宽行政裁量空间,或尽速着手修法。

三、数据透明与资源分享:多元价值社会中,忽略任何一种价值都是危险的。企业战略、政府政策都需要研究数据来检讨、研发,肯定张善政副院长力推「开放政府数据」,教育当为重点,更应尽速公布教育「健检」指标,教育成效数据应该透明化、建立分享平台,让政府与民间共寻改善。

四、资源实质平等:把资源交给需要帮助的人,才是平等权的真正内涵。教育程度决定国力强弱,2008年Nature杂誌The Mental Wealth of Nations〈心智国富论〉文章指出,成长过程中与「向下拉力」抗衡的「向上提升力」几乎都发生在孩童青少年时期─特别是中学教育(另参考高希均新书《开放台湾》)。多为弱势孩子投注资源,除了可以大量减少承担的社会成本,更能提升国家竞争力。

五、盘点教育法规:宪法保障受教权,教科文预算比重亦高,反映国家对教育的重视。但法规若未与时俱进,保障终成束缚;实验教育三法是划时纪的里程碑,但绝非终点站,毕竟多数孩子接受的仍是一般学校教育;两人权公约施行法要求各级政府重新检视法规;教育乃民主与人权之基础,更需要检视和翻转!

摘自《中国时报》天堂不撤守-翻转教育,实现每个孩子的唯一


天堂不撤守-翻转教育,实现每个孩子的唯一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