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S活出自我风格 放话不想当星妈?


小S活出自我风格 放话不想当星妈?

因为习以为常,我们总是习惯忽略生活周遭的事物。但看在外人眼里,却是由于这些不同于其他国家的生活事物组成,才让这片土地显得别有一番酷姿态。因此以台北为背景,迎接9月号ELLE 300期,ELLE特别企划史上最酷的封面故事。由台北最酷的女孩小S,走访在地日常风景。这些我们所熟悉的场景,就像我们所喜爱的小S,无论是美的、丑的、平凡的、不按牌理出牌的……她总是毫无保留地呈现最真实的自己。更献给所有台湾的读者:「是的,我们就是这幺酷!」

「我真的很想要踢飞你们!」经历一整天高温酷暑大太阳的外景拍摄,最后收工的时候,小S(徐熙娣)终于怒吼出来。真的很热,气象局才发布台北高温连连飙破38度提醒民众小心中暑的新闻,整个城市是一座密闭式烤炉,走在骑楼都能感受到令人发昏的热浪一阵阵袭来。但为了呈现今次封面故事「Cool Taipei」,小S却跟着我们一连跑了四个景点。虽然还不到上山下海的地步,不过穿着布料厚实的秋冬新装,来到第一站国立台湾博物馆土银展示馆,由于馆内有冷气空调,要在镜头前摆出轻鬆愉悦的美丽模样,还不算太难。可是当拍摄地转移到第二站的赤峰街巷弄、第三站的垃圾回收场、第四站只有风扇嗡嗡转动的闷湿钓虾场,然后依序换上针织毛衣、及膝长靴、风衣外套……她就像烈日长跑的马拉松选手,面临着一场耐热力考验赛。

汗水从小S的额头涔涔冒出来,随侍在侧的化妆师一有空档就要立刻上前帮她擦汗,才能保持妆容不花掉。随着柏油路面热气不停地从脚底下蒸发上来,此时再优雅的女人,恐怕都难以保持冷静。「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了ELLE!快,拍快一点!不然我要封杀你们!」站在垃圾堆里,小S仰天吶喊,两手一握做出爆橘拳姿态。一边听她放话威胁,工作人员一边赶紧加快拍摄速度,却也忍不住偷偷笑出来。跟她合作久了,会知道那只是她用幽默感化解疲惫的情绪宣洩方式而已。虽然她爱唠叨碎念,仍然敬业地把工作完成,再辛苦也是咬牙撑到底。因为她的真实不做作,跟她一起工作从来不无聊,场子永远都是热闹的。

出道以来,始终如一、平易近人的小S,宛如多年不变的台北。虽有拔高而起的摩登建筑,却没有大都会的距离感。拥有自由混搭的多重风貌,白天化作光鲜亮丽的时尚女郎,入夜后变身为素颜家庭主妇。有时看似跳TONE,比如把古蹟银行改建成恐龙博物馆、播放着古典音乐的垃圾车,以及在老外眼中堪称另类娱乐的24小时不打烊钓虾场……但当所有奇妙冲突元素放在一起,却又如此和谐共存,美得乱中有序。

记忆里台北的味道

小S活出自我风格 放话不想当星妈?

一整条赤峰街,保留着从前老房子,以及各式各样的汽车零件店,完美呈现旧时代的生活氛围。漫步巷弄间,三步一转角就能发现一家又一家的特色咖啡馆,伴随着咖啡香,不妨放鬆心情尽情沉浸在这日常的小确幸片刻。

其实早在今年4月,黄子佼为台南震灾所发起的《深邃.台北》慈善公益摄影展,当时小S就义不容辞力挺响应,用相机拍下她眼中的台北。「那时我坐车经过从前中兴百货旁边的巷子,看到路边有一个蓝色桶子的旧衣回收站,就随手拍了下来。我是台北长大的小孩,台北对我来说,就像呼吸一样自然,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她所看见的台北,并不是灯红酒绿繁华景象,而是平凡再不过的日常。

打开记忆盒子,在西门町长大的小S,对西门町有着特殊的情感意义。「小时候,我的爷爷奶奶在博爱路圆环附近的布市开银楼,因此从小我们就在那边跑来跑去,念的小学国中都在那裏。」令她感到感慨的是,银楼旁边小巷有一家小小窄窄的甜不辣店,一直是她的最爱,到现在都没有其他甜不辣店可以取代,但后来却关闭了。她悠悠叹了一声:「不只是甜不辣店不见,以前爷爷很爱带我们去吃的餐厅,也都倒闭了,这些事物的消失,让我有种小时候的回忆渐渐被剥夺掉的感觉。」

吃遍山珍海味,永远都比不上家乡道地的美食滋味。爱吃又爱下厨的小S提到:「每次我出国,最想念的就是台北桃源街牛肉麵。」这家麵店其实并不叫桃源街,只是因为它位在桃源街,所以被称作桃源街牛肉麵。「我从小就是吃这家牛肉麵长大,我们家都会自备桶子去装麵然后再外带回家吃。麵店旁边有一家包子专卖店,它的肉包、素菜包也非常好吃。」为了捍卫自己心中最爱的牛肉麵,她还曾经跟朋友争执吵着台北最好吃的牛肉麵究竟是在哪里?「反正不管啦,桃源街牛肉麵是无可取代的!」一副管他去的样子,小S可爱地翻了个白眼。

然而再华丽的风景,都比不过在地人的美。「常常有很多人抱怨台湾机场好小好丑甚幺的,可是我实在太热爱台湾的机场了,就因为机场很小。」她很认真地说着,绝没有半分玩笑的意思。「我真的很痛恨大机场,你明明回家已经够累了还要像马拉松般走到出关的地方,所以台北的小机场真的很好,我希望它永远不要改建。还有台湾的通关、检查行李的程序都非常快速,不像其他国家啰哩叭唆的。」最棒的不止如此,「每次我回台湾过海关,海关人员都会看一下护照然后对妳说:『回来啦∼』让我真的有种回到家的感觉,那一刻会觉得台湾人真的好亲切喔!」谢谢你们,辛苦的海关人员,希望你们听到小S的感谢。

人前疯癫 人后胆小鬼

小S活出自我风格 放话不想当星妈?

不只是书店、便利商店24小时不打烊,就连钓虾场也是全年无休!而且还可以现钓、现烤、现吃,这项令外国人啧啧称奇的另类休闲娱乐,美国名厨安东尼波登、洛杉矶时报都曾经来台北取景拍摄大作文章。

习惯小S在节目上超级放得开、疯癫无厘头的观众,大概很难相信,台下的小S其实是个胆小鬼。为小S《姊姊好饿》新节目开播送上祝福的闺蜜范晓萱,就在微博PO文形容这位好姊妹:「私底下是个很没自信、胡思乱想、怕这个怕那个,心思细腻敏感又脆弱的小女孩……。」

小S坦然道,录製《姊姊好饿》首集之前,的确紧张到得了严重的肠躁症。一天至少拉十次肚子以上,完全吃不下任何东西,一点胃口都没有,莫名地陷入焦虑。「可是当节目开始录,我跟来宾说了个玩笑让他稍微放鬆之后,后来就变得很好玩。而且,一个人主持实在是太舒服太畅快了!」彷彿前方突然来了个大帅哥,小S的语气变得高昂。「以前主持康熙,明明是60分钟的节目,但康永哥总会觉得要再多问一些,所以我们就会录到100多分钟,那时候我就会很想掐死他……但我一个人主持,觉得我要的东西有了就可以收了,爱甚幺时候结束就结束。」

《姊姊好饿》每集30分钟的长度,小S认为恰到好处。因为,这才是她的节目风格。「我知道我就是喜欢热闹,喜欢问一些快速、尖锐、有效果的问题,并不是要做深入访谈,所以做长也没有意义。因此每一个来上节目的来宾,我都会跟他们说,只要50分钟很快就可以让你回家。他们听到就说真的吗?然后每次结束后,他们又问怎幺这幺快?」小S先是一脸正经,接着仰首大笑:「对啊,因为我很想回家。」

结束《康熙来了》之后,小S原本没有独挑大樑主持的想法。她本来还巴望着可以跟大S合体,但没料到大S居然怀孕了。要不是王伟忠、詹仁雄轮番出马,才总算说服她接下主持棒。虽然答应之后心里害怕到不行,但事后回想起来,小S却觉得很过瘾。「萤幕上没有人相信我有肠躁症以及是一个大俗辣,但其实我是。不过现在至少我克服了,我过了我自己那关,我竟然敢挑战一个人!我觉得现在我的人生是真正掌控在我的手里,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工作,我也可以推掉我不想做的工作。好像又再更长大了一点、更独立、更勇敢了。」

 不想当星妈,只想当巨星

小S活出自我风格 放话不想当星妈?

台北角落里总是有隐藏版的惊喜值得探索!谁想得到,原为三级古蹟的土地银行里居然展示着恐龙生命演化史。博物馆本身的巴洛克建筑也是特色之一,每一根圆柱、天花板上的浮雕、地板上的马赛克图案,美得令人目不转睛。

这一年来Follow小S的脸书、微博、INSTAGRAM社群动态,三不五时就能看到她分享生活中的点滴片刻,有时候跟三个女儿互动、有时候下厨做菜、有时候来一段Zumba有氧舞蹈……她说,「反正闲着是闲着,就拍些影片放放看。而且你知道的,明星都是自恋狂(笑),发现有这幺多人看你的影片就觉得很爽,所以就继续拍吧。」

聊到许老三的意外爆红,她表示感到吓一跳。却也不免担心,名气反倒令小孩产生大头症。「她出生的时候,因为距离生老二有一段时间,我很久没有抱到婴儿,因此特别偏爱她,拍了许多她的影片。加上她本身的个性不知怎幺地特别有喜感,莫名其妙就是有人很喜欢她。只是我发现,最近她的得失心开始变得有点重,比如三姊妹吵架时,她就会跟姊姊说,我有粉丝妳们没有。」怎幺可以有这样势利眼的想法呢,小S深深倒抽一口气。「所以我现在会适时纠正她的观念,告诉她:『宝贝,妳有粉丝是妈妈的关係。』」

虽然现在偶尔会带着三个女儿一起帮电影配音出席活动之类的,小S表示,那只是纯粹留作纪念,并不等于她希望许老三往演艺圈发展。「要真的叫她去演个连续剧,一方面我怕她做不来,一方面也觉得没必要。万一她长大之后突然不红了,在那边酗酒哭喊当年我有多红,然后从此一蹶不振……这样我也承受不住。」向来快人快语的她,挑着眉说,我不想当星妈,只想当巨星。

为了维持巨星的身材,逼自己每天都要运动的小S,一个礼拜至少跳四次Zumba,做两次NTC,丝毫没有马虎鬆懈。「我觉得自己刚运动完,脸有点红红的,没化妆只画眉毛、头髮乱弄的模样最漂亮。我的妆愈浓,皮肤看起来反而愈差。」有自信的女人最美,经常大方在粉丝页发表穿着居家服、素颜照的她,绝对是娱乐圈少数最有种、最不在乎素颜示人的女明星。「我本来就是一个真实的人啊!所以我想让观众看到我私底下真实的样子。如果再呈现一个大家都认识的明星小S,那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拍电影是最大的挑战

小S活出自我风格 放话不想当星妈?

「垃圾处理天才!」华尔街日报曾如此大力称讚台湾的垃圾分类制度。準时整点响起的《给爱莉丝》和《少女的祈祷》古典配乐,让丢垃圾习惯不仅成为全球最优雅的生活美德,更是邻里间每天不可错过的日常约会。

最后聊到蔡康永的电影处女作《吃吃的爱》,究竟何时开拍?小S耸耸肩,连她都不晓得。「我真的不知道,我常常幻想康永哥在家里焦头烂额地写剧本,然后失眠。所以我也不好意思逼他、烦他,不然他可能会压力很大。」经纪人在一旁补充,现在连剧本都还没完成,因此大家都还一头雾水,不知道要等到哪个时候。「反正我已经跟记者放话了,如果冯小刚抢在他之前找我拍电影,我就会先拍冯小刚的,哈哈哈。」

老是爱来放狠话这一招,真是个幼稚鬼,但我们就是喜欢她这一点。不过大家明明心里都有数,哪怕等到天荒地老,小S无论如何都会力挺好拍档蔡康永到最后。这也是她现今最想要挑战的事情:「对,我觉得接下来最大的梦靥就是这部电影,因为这是康永哥的首部电影,而且我又是女主角,这一切的一切加起来根本就是会把我们两个逼死。万一票房不好,或是他指导得不好,然后我首挑大樑的电影不好,真的很可怕……。」

双子座的矛盾善变性格,又发作了。但我相信,不管是哪一个角色的小S,是人妻、是媳妇、是母亲,还是主持人、女演员、女歌手……她都会毫无保留地交出自己,为观众带来无限惊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