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林少山从事武术经络医疗‧长期练武没三高


拿督林少山从事武术经络医疗‧长期练武没三高“中国武术从中国流传到大马有三大类,一是武术,二是龙狮,三是武术医疗。以前的人练武是为防身,现代人练武是健身。练武的最高境界不是武功高明,而是武术治疗!武术治疗的最高境界就是可以在观看武术表演时,从对方的动作中看出对方哪里曾受过伤,哪个部位有病痛。”年近70岁的拿督林少山,自小就练周家拳,现在从事着武术经络医疗。14年前从香港返回槟城开了“少山武术经络医学治疗中心”,以砭石经络武术疗法为患有关节肿痛、中风后遗症,以及各种经络麻痠痛等患者舒筋活络,消解病痛。70岁的他没胆固醇、没高血压、没糖尿病,医院从来没有他的记录,他感恩的说:我父亲留给我的最大财富就是健康!这是拜长期练武所赐。拿督林少山来自一个武术世家,父亲是练武之人,在四五十年代的槟城曾开过武术医疗馆,他自小就被父亲叫去扎马步,每天扎一个小时,一连三个月不许乱动,若动就挨打。扎马步是练武者最根基的功夫,在父亲严厉的指令下,小小年纪的他不敢造次,自然而然也追随着父亲走向武术之路。“我的祖父在中国广东云浮老乡时已经是习武之人,学的是周家拳。来到槟城落地生根后,也把武术传承给我父亲,父亲接着又传承给我。周家拳有洪头蔡尾之称,既有洪家拳的刚烈,亦有蔡家拳的灵活步法,再融合北少林拳,三合一。从祖父到父亲再到我的那些年代都是处于动荡不安的时代,让孩子学武主要都是为了自卫防身。”10岁开始学扎马步年近70的林少山说话时中气十足,提起练武经过,他笑称:小时候每天放学后就要提着妈妈煮好的便当去父亲的武术馆给父亲送午餐,10岁那年他送午餐给父亲后,就被父亲勒令留下来扎马步,自此便开始每天一个小时,一连三个月的扎马步考验。“会被父亲叫去扎马步是意料中事,因为我的兄长们一早就已经在那里扎马步了。扎马步很辛苦,但却是练武人必经之路。如果马步扎不好就会挨父亲打,我们几个兄弟再顽皮也不敢乱动。”目前也是槟城武术龙狮总会会长,以及大马武术总会署理会长的林少山说,以前练武之人都要严守规矩,也非常有纪律。当师父说话的时候,徒弟都要立正,双手交叉在背后,必恭必敬的认真聆听,而且师父从来只会说一次,同样的话绝不会重複说二遍,听不清楚的话就表示你没有在用心听教,会换来师父的厉声苛责,甚至会被处罚。“现在时代不同了,武术界的师徒关係犹如朋友,如今学生学武术是为强身健体,也被列为体育项目,今非昔比,很多武术界的规矩也变了,现在训话学生还要师父说上好几遍才听得明白呢!”他摇头苦笑地说。拿督林少山从10岁开始练武,中学毕业后,也在父亲的武术馆协助父亲,一直到25岁左右才出来社会打工。他说,父亲当年替人治疗病痛,收费两三毛钱,随着时代转变,百物调涨,收费也没有大幅度提昇,实在难以维持生计,所以他只得出外找工作,当了推销员,这一做就20年过去,一直到1998年53岁才重返武术治疗界。武术医疗不同推拿跌打林少山在槟城开设的“少山武术经络医学治疗中心”已经有14年光景。不过,在这之前,他曾到过香港为人医疗长达两年多,直至2000年才回到家乡创业。会跑到香港开医疗馆也是友人的穿针引线。1998年,他飞到香港油麻地开了武术医疗馆,那年的他已经53岁,也是离开父亲武术馆二十年后,重回“老本行”。香港行医多年“武术经络医疗法对香港人来说并不陌生,所以来看诊的人从老年人到白领丽人皆有之。香港人和大马最大的分别是,香港人只要你能治好他们的病痛,多少钱都不是问题;而大马则刚好相反,对收费比较在意,会为了收费问题而不愿就医。”在香港两年多,他医治过无数病痛患者,他说香港人普遍上都认识及接受武术经络医疗法,有病痛也会自动找上门求医。“武术经络医学治疗法和中医推拿跌打是不一样的,本地人很多都混淆了。我们身体上有很多病痛是源自于经络问题,经络是体内许多肉眼看不到的气血运行通道,而武术穴道又和中医的穴道有些不同,我是针对痛的来源,利用武术的穴道去调整人体经络,这种治疗法不需要服用任何药物,就可以减低许多身体的不适感。”举个例子:当遭伤寒入侵体内或是脏腑产生不平衡时,大家最常感觉到的症状就是“疼痛”。例如,许多人一大早清晨起床,就会发现脚跟怎幺莫名其妙地突然间痛了起来?或是落枕,或是清晨被肩膀痛痛醒。这些不明原因的疼痛,都是属于经络病的範畴。药油改良成膏霜林少山有个祖传三代的活络油,是祖父时代由中国带来南洋,每次武馆有人受伤就会派上用场,有助于止痛、消肿和去病效用,这个祖传药油传到了他手上时,经过两年研究,他成功把活络油提昇为了活络霜,并在自己家里生产及包装,属独家秘方。“会让我想把油质的活络油改良为膏霜,主要是应社会需求而作的改变。因为我在香港时,曾为一名在铜锣湾上班的女郎治疗颈椎肩痛,但她却拒绝让我为她敷上药油,原因是她不想因为我这几百块钱的医疗费,弄髒了她身上价值整千元的名牌衣服!她这句话激发了我要把这活络油改为不会为衣服留下污迹的活络霜。”林少山在2000年回马后努力地研究了这方面的可行性,也寻求过相关专家的意见,最终成功找出了方法,把油改成了膏霜,而且不会影响药效,一直到现在他就以这自家研发的活络霜来为病人治疗。舒筋活络改善病痛林少山採用的砭石经络武术疗法,主要是为患有关节肿痛、手脚无力麻痠痛者治疗,来看诊的病者中,中风者和颈肩痠痛者有不少。“武术经络医疗法过去是给练武者在受损擦伤时自行治疗,主要是解决`痛’的问题,很多病痛是始于经络的问题,经过砭石经络武术疗法,舒筋活络后,自会改善且消除身体的伤痛痠麻感。”他的武术医疗中心在槟城不只打开名堂,也有不少来自印尼的棉兰华人慕名到来求诊。“我医过不少人,有些是旧患,有些是新伤,有老人也有年轻人,老人是中风患者和风湿病患者居多,年轻人则多是颈肩痛问题,都是低头族、看电脑太多的文明病啊!”争取武术列入体育项目这些年来,武术在我国也渐被大众认识与接受,武术总会也积极推广这项可以强身健体运动,身为槟城武术界的老前辈,林少山乐见武术被列入了我国运动项目及学校里的体育项目。“我们已经和教育部争取到把中国传统武术列入学校2015年的体育项目中,并会以段位制来实行。明年开始学校会设武术班,由武馆师父来指导,参加武术班的学生也会在体育项目里取得积分。”拿督林少山目前也是大马武术总会署理会长,他说,能把传统武术列入学校的体育项目是一项新突破,採取段位制即会有初级、中级和高级之分,这也是武术总会制定的一种全面评价习武者武术水平等级的制度。槟城学校明年率先落实“武术能列入学校体育项目,且实行段位制,学生也会从中取得积分,如此有助更多学生积极参与,不必担心武术会失传了!”也是槟城武术及龙狮总会会长的林少山还说,槟城的学校明年会率先落实武术段位制,一旦全面施行,他也打算功成身退了。武术界过去一路走来风雨炭数,他感慨地说:“以前练武的人常被视为是坏孩子,没地位、没身份,但他们都会互相照顾,不会明争暗斗;现在武术有总会、有名利、有地位了,反而产生斗争现象。”看着这些年的人事变迁,他直言也有心灰意冷的时候,“待武术全面进入学校,顺利展开段位制体育项目后,也是到了退位让贤的时候了。”他说。/副刊‧报道:黄碧丝‧2014.10.24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