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珍珠基金会执行长萧秀玲》珍爱台湾的新宝贝!


赛珍珠基金会执行长萧秀玲》珍爱台湾的新宝贝!

你听过赛珍珠基金会吗?赛珍珠基金会执行长萧秀玲幽默地说,有些人对基金会不太熟悉,有次她到南部推广,结果有人竟以为基金会与黑珍珠莲雾有关。其实,基金会历史悠久,1968年,美国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赛珍珠便在台成立赛珍珠基金会台湾分会,照顾当时遭遇战争、饥饿、贫穷的混血儿童。1997年分会转型成独立的基金会,是台湾目前直接照护新移民族群很有特色的基金会。


根据内政部统计,截至2015年6月为止,台湾新移民配偶人数已逾50万人,和过去10年相比,人数显着增加。这50万的新移民配偶,代表有50万个家庭可能须面对异国婚姻、文化差异、生活适应、语言隔阂及下一代教养等问题。为了帮助新移民融入台湾的生活,需要更多社会资源协助,而赛珍珠基金会正是唯一、长期关怀陪伴这些新移民家庭的团体。


    
关怀跨国婚姻
协助新移民家庭适应

早期赛珍珠基金会是一个国际性组织,由诺贝尔文学奖及普立兹小说奖得主赛珍珠女士于1964年所创办。战争期间,美军在东南亚留下一些孩子,军队撤退时,这些混血儿及母亲的生活就陷入贫困。为了帮助这些亚美混血儿,赛珍珠基金会陆续成立了台湾、韩国、日本、越南、菲律宾及泰国等分会。

不过,随着时代变迁,1990年代,赛珍珠基金会也面临转型。当时,美国总会认为因战事留下的亚美混血儿已长大,台湾分会可结束任务,便不再提供金援,但考量当时台湾社会跨国婚姻及外籍配偶愈来愈多,这些新移民家庭衍生出许多问题跟需求,于是基金会把过去服务混血儿家庭的经验,用来协助新移民家庭,因此1997年决定自立为「财团法人台北市赛珍珠基金会」。

赛珍珠基金会执行长萧秀玲指出,当时赛珍珠基金会选择在台北市立案,无法成立全国性组织,跟资金有很大的关係。「在台北市立案只需募款1000万,若成立全国性组织,需筹募3000万经费,相较之下更加困难。」虽然也希望服务能扩及全台,但碍于法规及经费,只好先成立地方性的基金会。虽然直接服务对象以台北及新北市家庭为主,但还是会不定期举办全国性的推广活动,期望能帮助更多新移民家庭。

不被动等人捐款
主动争取资源

目前赛珍珠基金会并没有特定企业的支持,经济来源以认养制度、小额募款、申请政府补助及联合劝募协会计划、投标政府委办案为主。萧秀玲表示,台湾很多中、小型基金会,都跟赛珍珠基金会一样,长期面临经费不足的问题。

「中小型基金会要直接服务对象,还要举办推广活动,若资金不够,在维持运作上,真的是难上加难。」为了增加基金会的收入,萧秀玲认为不能再被动的等别人捐款,必须主动争取资源。因此,赛珍珠基金会近年来也开始申请政府补助案,例如台北市社会局儿少方案补助计划。在政府的委办案方面,则是投标争取台北市卫生局医疗通译计划案,培训新移民家庭成员成为医疗通译人员,到台北12个健康服务中心排班。

此外,近两年也开始举办慈善晚宴,让社会各个阶层人士,都能知道基金会的需求。属于兵家必争之地的发票捐赠,赛珍珠基金会也同样没缺席,已经连续两年写计划向莱尔富争取。在多方努力之下,目前基金会的营运暂时能打平。

长期协助跨国家庭孩子
感受他们的成长与改变

萧秀玲曾经在台北市社会局担任社工员、在台北市少年辅导委员会担任主任督导,职涯几乎都跟社会服务脱不了关係。她提到,在赛珍珠基金会工作最自豪、最有成就感的,就是长期协助跨国家庭及孩子,看见新移民家庭成员们渐渐成长、稳定,真的是一件非常开心、感动的事。例如:基金会直接服务对象里有个原本贫困、经济条件十分不好的家庭,妈妈是由越南嫁过来的,爸爸则是蓝领工人,而且得了口腔癌。在这样的环境下,两个女儿没有自暴自弃,反而很上进,成绩名列前茅,姐姐甚至有希望进入大学医科就读。

对于拥有这样背景的新移民家庭,社工们总会多投入一些关怀及沟通,且试着培训她们。在大家的努力下,二个女儿不但把书唸好,还有余力去帮助一些幼年时被带回越南、后来又返台的孩子们。而她们的妈妈也开始担任讲师,去协助想学习越南语及越南文化的台湾人。

除了直接服务的新移民家庭之外,基金会的推广活动也常有令人感动的故事。由于赛珍珠基金会每年都会举办绘画及作文展览,这些作品的内容,其实是许多新移民家庭生活的缩影。

萧秀玲提到,曾经有一位彰化的国小老师,原本半强迫自己班上的学生寄作品来,没想到之后陆续几年,小朋友自动自发表示要参展。从孩子的作品里,这位老师看到新移民家庭如何努力的过生活,也认识更多元的异国文化及越南美食。曾有一位班上的孩子,因她提到没吃过越南春捲,还特地请来台湾探亲的外婆,亲手包了春捲送来学校。这位老师说,从孩子的绘画及行为,感受到新移民本身的努力、单纯及可爱。

新移民要自立
生活才能改善

在台湾有个奇特的现象,有些新移民家庭不希望外籍配偶跟外界接触,因此会限制她们外出或认识朋友。这些家庭的男主人一旦出问题,例如去世、生病或工作出状况,家里就会顿失经济支柱,而人生地不熟的妈妈,若不能撑起一片天,全家生活可能陷入困境。

萧秀玲认为,让外籍配偶学会独立自主,其实对整个家庭都有帮助。她举例:有个陪孩子来领奖的爸爸,虽然是行动不便的小儿麻痺患者,却十分热心。她跟对方聊了之后,才知道原来他们在嘉义开牛肉麵店,这位爸爸很支持太太的想法,把麵店改成複合式的经营模式,希望能成为新移民聚会的场所。因为他认为,把太太远从国外娶回来,就有责任让她快乐,且可独立生活。万一有一天他不在了,太太跟孩子也才能正常过日子。像这样观念及态度都很正面的另一半,真的很值得被称讚。

期望多元化发展
朝全国性的基金会迈进

其实,不只是经济条件较差的新移民家庭需要协助,有些优势的跨国家庭也有文化融合的问题。萧秀玲表示,基金会曾接到太太是跨国公司高层主管,先生是澳洲人的案例,一般人普遍认为这样的家庭拥有高薪、高社经地位,生活上应该没有大问题,但跨国婚姻还是让对方出现了适应不良的情况。因此,基金会未来期望能更多元化发展,给予跨国婚姻的夫妻及下一代协助。

此外,有些新移民第二代的孩子,可能因父母的婚姻状况或经济问题,被带回妈妈的母国生活。这些孩子被带到国外,是否能受到良好教育?是否能跟台湾有所连结,或学好中文?这些都是赛珍珠基金会持续关注的重点,也希望能有更多心力可以帮助他们。

目前赛珍珠基金会还是寄人篱下,办公室还是承租来的,萧秀玲提到,不管是社工、认养人还是董事会成员,都很希望基金会能有一个自己的窝,将来也不用再搬来搬去。有些捐款人甚至会指定一部分金额,当作购屋基金。不管是购置一个永久性的办公室,或成立全国性的基金会,都需要更多资金挹注,因此还是要努力募款,才能实现这些梦想。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