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车队卯上小新创,掀 16 亿代驾市场龙头大战


大车队卯上小新创,掀 16 亿代驾市场龙头大战

计程车龙头台湾大车队,为何跟一家新创网路公司卯上了?7 月底,台湾大车队宣布,要把酒后代驾费用大砍一半,董事长林村田亲自督军,目标 2、3 年内徵 2 千多名司机。

一个新创公司:「台湾代驾」在台湾大车队眼皮下,竟成为了台湾最大的酒后代驾公司,这对台湾大车队是不小刺激。

「我们(大车队)资源这幺多,不可能在交通领域做输别人!」林村田接受专访时说。

台湾酒后代驾萌芽,可追溯 2012 年。当时,在台北市政府号召下,20 个计程车队推出酒后代驾服务,但收费 1,000 元起跳,价格偏高,等于民众在热炒店花 400 元吃饭喝酒,要花 2.5 倍价格找人帮自己把车开回去,导致使用意愿低落。

想让小黄司机多赚,成盲点

然而,这其实是极具潜力的市场。台湾代驾执行长刘子庄表示,台湾代驾趟数,每天只有近 1,000 趟,但南韩光一天就有 70 万趟。台湾人口约南韩一半,保守估计,每天应该有 3 万到 9 万趟的需求,依目前看来,还有极大的成长空间。

林村田保守推估,台湾一年起码有 400 万趟的代驾需求,若一趟收费 400 元,一年有 16 亿的产值,接近大车队去年 18 亿的营收。

林村田说,台湾大车队很早就进入此市场,然而,大车队刚开始发展代驾业务时,是小黄司机来兼差,因为他的初衷,是让司机有更多的收入来源。

不过,这样的操作方式碰到一大难题:当小黄司机暂停路边载客去兼差代驾,送客人到家后,还要折回客人上车处去开自己的车,这导致代驾费必须依跳表车资收 2 倍的钱才合理。这是大车队为何之前的代驾费用,要 650 元起跳。

台湾代驾策略则是仿效南韩,聘用非小黄司机的代理驾驶,有职业驾照、良民证、无肇事纪录以及 5 年以上驾龄,通过面试即可成为代驾司机。

两方对决皆採外送平台策略

这些驾驶,如同骑着摩托车满街跑的外送员,代驾或外送多半是他们工作之余的兼差。他们不像小黄司机必须停下载客工作,去从事代驾,省去机会成本,自然能开出比计程车队有竞争力的价格。

收费较低,也反映在业绩上。台湾代驾目前每月可接约 1 万 4,000 趟订单,台湾大车队仅三千多趟,业绩只有三分之一。

林村田说,去年底看到自家代驾业绩,心里不解:「怎幺从第一名做到第二名?」拥有 60、70 名 IT 工程师,资源、先天条件兼具,怎会输给一家新创公司?

林村田反省,过去,他太执着要让司机多赚点钱,兼做代驾,导致收费太高,未站在消费者立场去想。这次,他把收费砍一半,从 650 元起调降至 330 元,再大举招募代理驾驶,目前已有 400 多名。

大车队开始招募非小黄司机的代理驾驶后,等于要用对手的操作模式,与它开打。

「台湾代驾」强化 App 迎战

对于大车队誓言反攻,台湾代驾执行长刘子庄笑说:「欢迎!」他说,正着手规划一系列的补贴政策反击。

这场代驾龙头之争,除了比价格,还要比谁的服务较细腻、叫车流程较顺畅。

大车队计划,请资深计程车司机训练代驾司机的技术,提高车辆行驶稳定度,「如果司机一直急煞,走走停停,酒客很容易吐出来」,负责规划大车队代驾业务的专案经理陈心毅表示。

刘子庄则说,新创公司资源有限,他们会把资源锁定在软体及行销,尤其是让 App 介面很好用,因为酒客要叫车时,通常已晕头转向,如果他们用手机找代驾不顺利,下次就不会用了。这也是 Uber 能以科技公司之姿胜出的原因。

大车队大幅降价,宣示酒后代驾行业的竞争。林村田估算,目前酒驾市场一年约 16 亿元产值中,假设大车队拿下一半市占率,即 8 亿元,再跟代驾司机抽 20% 的费用,就有 1 亿 6,000 万元营收,数字虽然现在不大,但会是未来重要成长引擎。因为,媒合计程车收入受限政府管控计程车牌照数量,成长终究有限。

然而,相较日、韩及中国的酒后代驾已相当成熟,台湾仍在起步阶段,消费者要接受代理驾驶的消费习惯,这取决于多重因素:如酒驾罚则是否够严格,让大家不再敢酒后驾车,或是,大家对代驾品牌已有信心,敢託付爱车,甚至于,酒后代驾的法规,是否够明确,也是关键。若这些都到位,林村田说:「这块市场真的不能小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