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送菸是礼节 禁菸令因社会风俗难施行


大陆送菸是礼节 禁菸令因社会风俗难施行

中国大陆早在2003年即签署《世界卫生组织菸草控制架构公约》(WHO Framework Convent ion on Tobacco Control),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15年底公布的《2015中国成人菸草调查报告》显示,大陆民众吸菸率为27.7%,其中男性吸菸率高达52.1%,与五年前调查相比,没有显着变化。还因为人口总数增加,以当前吸菸率推算,大陆吸菸人数较五年前成长1,500万人,高达3.16亿人。

销售监督同部门 菸草管制如球员兼裁判

大陆送菸是礼节 禁菸令因社会风俗难施行

从中国菸草官网可看到,负责监管的国家菸草专卖局和营利的中国菸草总公司是同一个部门的两个招牌。(取自中国菸草总公司官网)

这份调查报告又指出,虽然捲菸平均价格有上升,但相对于大陆居民购买力上升,菸草反而变得更加便宜。调查显示,大陆民众购买20支捲菸花费的中位数为人民币9.9元(约新台币50元)。

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国国务院办公厅于2013年底发出通知,禁止党和政府工作人员在公共场所吸菸,视为中国展现推动禁菸决心的开始。换句话说,真正的禁菸行动在中国只有短短两年,虽然中国高调宣传各地推出「史上最严禁菸令」,但万事起头难,两年间仅有些微进展。

《世卫组织菸草控制架构公约》(FCTC)从2006年开始对中国大陆产生约束力,但10年过去,现况与FCTC的要求间,仍然存在极大差距。中国大陆的禁菸路行走缓慢,与中国同时是全球最大捲菸生产地和消费地的经济利益,有难分难解的关係。

大陆送菸是礼节 禁菸令因社会风俗难施行

「世界无菸日」 ,北京在鸟巢国家体育馆前举行宣传活动,并挂起巨大的反菸布条。(欧新社)

中国大陆菸草行业自1978年经济改革开放以来,菸草产量大幅成长到两倍以上,据中国国家统计局,2014年捲菸年产量首度超过2.6兆支。此外,中国也是世界上最大菸草耕种国,菸叶年产量在2012年达到约340万吨。

北京协和医学院、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教授杨功焕等发表在医学期刊《刺胳针》(The Lancet)上的文章就明确指出,由于菸草行业和菸草控制政策之间的利益冲突等因素,中国大陆的禁菸工作仍面临巨大挑战。

中国大陆的菸草供应由国家菸草专卖局(STMA)监督和管理;捲菸的生产和销售由中国菸草总公司(CNTC)负责。儘管菸草专卖局是政府机构,菸草总公司是全资国有企业,实际上是同属一个部门的两块招牌。

杨功焕分析,这意味政府和菸草行业之间完全没有脱钩。同属一个部门下的中国菸草公司拥有众多菸草企业及分支机搆,与其他政府机构有密切联繫,透过这个相互交织且日益强大的关係网,不仅可实现部门利益的最大化,还代表了一个强大的特殊利益集团。

国家菸草专卖局多年前甚至发布一份应对FCTC的策略,及FCTC对中国大陆菸草行业影响的研究报告。这份报告提到如何规避FCTC主要条款、以及如何削弱FCTC影响力等策略。

社交菸难说NO 菸文化已深植民间社会

大陆送菸是礼节 禁菸令因社会风俗难施行

同为世界无菸日这天,鸟巢的另一侧有名男子正丢弃着刚刚抽完的菸蒂。(欧新社)

禁菸难的另一个因素是社会风俗。吸菸在大陆常与一些正面事务或形象联繫在一起。婚礼、葬礼、甚或官方活动,各种社会活动中都可以看到菸。在大陆国务院明令禁止政府人员在公共场所吸菸前,政府各级领导人吸菸很常见。此外,向朋友或客人敬菸在社会上仍然是一种常见的「礼节」。高档菸也依旧是常见的馈赠礼物之一。

杨功焕批评:「正是由于菸草行业盗用传统的价值观和文化习俗,将捲菸异化为一种可以接受的、令人愉悦的、并被社会所强化的赠与物,才使捲菸具有了社会流通物的作用。」

总的来说,大陆「史上最严禁菸令」的成效还在「纸上最严」阶段,但也不可否认有慢慢地进步:政府官员不再带头吸菸,或至少不在公众场合吸菸;电视新闻不时会看到有关吸菸有害健康的报导。

攸关中国未来五年发展方向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简称「十三五规划」,2016年至2020年)今年3月中甫批准,其中在公共卫生方面,明确纳入「大力推进公共场所禁菸」。

对于以大国自居的中国大陆来说,禁菸已不单纯是经济、社会或医疗问题,能否在未来五年大步迈进,攸关的还是国际形象。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