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急需寻策落实‧全民健保利国惠民


大马急需寻策落实‧全民健保利国惠民(吉隆坡)2020年是大马人引颈期盼的一天,因为这是大马落实为先进国的重要时刻。前卫生部总监兼马来西亚私人医院协会主席丹斯里阿布巴卡苏莱曼(Abu Bakar Suleiman)医生披露,大马若要跻入先进国行列,当务之急就是要改善现有的医疗系统,因为人口老化已成趋势,年老群组会在未来佔据人口,届时政府必须支出庞大的医疗费用维持人口健康,但是这样的模式终有一天会把国家逼跨。因此,卫生部必须寻求对策,例如制定一个公平且无私的全民健保计划,让国人及政府双赢。也是国际医药大学(IMU)主席的阿布巴卡向《》指出,政府每一年的财政预算案都会划分很大笔的款项予医疗保健领域,但是每一次都不够用。其实医疗成本一直在上涨,但是大家却误会政府医院的成本比私人医院低,所以收费比较便宜,其实不然。“譬如说在私人医院动一次手术,费用为3万令吉,病人本身得自付;在政府医院,病人可能只需缴付500令吉,但这并不意味着此为实际医疗费,因为余下的2万多令吉都交由政府支付了。”每年医疗拨款极高他说,常有人不明就理抨击政府分配不足的款项予医疗保健领域,造成人民无法受惠,但是他们根本不明白,政府在此领域的拨款极高。“没理由把所有的款项都保留给医疗项目,因为其他项目也需资金发展。医疗费确是不容易应付的担子,有些人为了筹措医疗费,只好卖屋卖车,毁了大好家庭,目的就是为了到私人医院求诊。”漫长候诊期等不及他说,虽然公务员到政府医院求诊可获得免费的医疗服务,但是漫长的候诊期限不是所有人可以等待,尤其是病情严重者,延迟救治只会带来负面影响,因此当中不泛有人自掏腰包转到私人医院,只为了获得及时治疗。“至于投保能保障未来,这句话其实也不全然正确。现有的保险制度并不完善,只有健康的人受保,不健康的人往往被拒于门外。”他直指,现阶段的个人保险不像车险,从未索偿的人不会有任何回扣,反之曾经索偿过的人,保费却一直在增加,这对消费人很不公平,因此一个完善的全民健保制度应该是公平且无私的。落实健保大马需调整税收身兼马来西亚健康资讯协会主席的阿布巴卡披露,卫生部早在1985年已预料医疗费会不断上涨,于是首次提出全民健保概念,并和首相署经济策划单位(EPU)进行了多方面的研究,从中探讨落实此计划的可行性。阿布巴卡指出,国家税收制度和全民健保计划息息相关,英国、美国及加拿大就是很好的例子。在这些国家,国人的税收非常高,因此政府有能力把绝大多数的税收注入医疗领域。“但是,大马税收不高,若要推行这项健保计划,恐怕政府需要调整整个税收结构。当然,除了政府注入的资金,国人本身也需缴付保费,至于要给多少,绝对是个关键。”他以台湾健保为例,由于收取的保费过低,无法负荷每年的支出总额,造成台湾健保局濒临破产的局面。“当时台湾政府以为医生会明智地拿捏健保制度,岂知到最后却一发不可收拾,医生变相成了诊治机器,健保局只能不断地缴付费用。”他说,当地政府若以提高保费来作出挽救,则有心理準备会面对群众及反对党的讨伐,这就是错误定位保费所带来的后遗症。“一般上,这个保费是根据个人收入而定,例如赚得越多,就给更多,原理是有钱人津贴贫困人士,健康的人帮助不健康的人。不过,大家似乎都有一个通病,既不想给得太多,但又想享有廉价的医疗服务。”隆柔两州可试跑健保模式虽然阿布巴卡提及,大马全民健保概念始于80年代,但是后来只闻楼梯响,直至2005年,拿督斯里蔡细历出任卫生部长时,这个健保蓝图逐渐明朗化,当时卫生部还雄心勃勃要落实这项计划。阿布巴卡披露,全民健保计划一旦推行,届时再也没有私人及政府医院之分了。不过,随着蔡细历的呈辞,这项计划再次被搁置。去年,蔡细历曾针对健保计划,在本身的部落格发表意见。他表示,健保计划不能以赚钱为前提,反之穷人、残障人士及失业人士应被列为被照顾的对象。阿布巴卡表示,美国的Medicare及Medicaid国营健保卡,就是专为60岁以上的老年人或残障人士及失业群组而设,他们都可凭此卡获得免费的医疗服务。“当初大马卫生部提出的全民健保计划,其实也併合这样的模式,让需要被照顾的群组获得首要关怀。当年卫生部已同意了全民健保模式,如今若要推行,其实应着重于如何推行这项模式。”他建议,如果政府要推行全民健保计划,可以先从试验性研究(pilot study)开始,例如率先在吉隆坡及柔佛展开5年计划,从中评估人民的反应,并审核健保系统;待系统稳定后,才逐步在全国展开,届时就能免掉更多的弊端及后遗症。确保公平监管防滥用健保蔡细历在部落格提出,若要拟出一个合适的保费截断点(cut-off point),政府就得制定一个完整的国人收入资料库,因为国内还有很多人没有缴税,即使他们已符合缴税资格。“为了公平对待健保者,那些不曾索偿的健保者,应该获得一定的奖赏。”他强调,政府在推行这项计划时,一定要设立一个健全的监管单位,以防止健保计划被滥用。【丹斯里阿布巴卡苏莱曼简介】1987年──卫生部医药服务总监1989年──卫生部副总监1991-2001年──卫生部总监2001年至今──国际医药大学主席目前,他也在马来西亚私人医院协会、马来西亚健康资讯协会、马来西亚肾脏基金会等组织出任主席一职,是本地医疗领域举足轻重的人物。/副刊‧报导:唐秀丽‧2009.09.1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