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心。活在爱与痛的边缘


天心最近因为道德奶的事件备受关注。

于是我们与她对谈「勇敢被讨厌」…

「妳害怕被讨厌吗﹖」

「是人一定会被讨厌的啊!」害怕也没用的意思。

天心认为可以被每个人都喜欢的人,那种叫做圣人,是放在寺庙里拜的,所以她接受被讨厌。

与其被正面讨厌、劈头骂她脑袋浸水,她其实才怕表面跟她好好的,头一扭过去却说「天心好讨厌」的人。

「因为前者是希望我能够更好的讨厌,这种讨厌是有建设性的,我不见得会照你的意思去改,但是我真的谢谢你,我会把你的话放在心里面,回去好好想一下。」

天心爽快地说一个社会的形成,反正没有所谓的对错,顶多有分主流和非主流认知。

编辑忆起前些天奶奶说的一个「鹿与狼的故事」,背景出自20世纪初美国罗斯福总统因为鹿只减少,于是下令捕杀狼群,结果大量繁殖的鹿意外成为毁灭森林生态的兇手…

每个人听的童话故事里,狼都是兇残的,而鹿是需要被保护的,连罗斯福都难免以主流认知当作判断。

善与恶的角色,却往往不是那幺表面必然的。

而天心显然是更喜欢猪些,「谩骂人家是猪猪猪,简单的要死。要嘛就讲看看为什幺骂人家是猪﹖更好的是,不然乾脆帮人家想看看怎样不要变成猪。」

 她认为事情再差,总要朝有建设性的方向走才对,谩骂风凉话的人,就别理会了吧。

天心。活在爱与痛的边缘

不要一直去想,人家可以给妳什幺,而是妳可以给人家什幺,这样其实比较快乐!

拉着天心到会议室里访谈,她拥有陶瓷般细緻脸孔,怪不得是高级珠宝活动最爱用的出席嘉宾,视线下滑些,还有名不虚传的一线天……但天心的真性情是这样的,摄影师架机器的空档,她吆喝着大家有没有听过製作人王钧的笑话啊﹖然后声音表情齐下边模仿边逗着大家笑,其实她这天可以好好扮美女的,但偏要当谐星,让一起工作的大家彷彿置身综艺节目现场一般,大喇喇地,跟我们分享她这几年的一些醒悟…

对于活得过瘾的定义…

「我是一个喜欢活在爱与痛边缘的人。」

天心正在拍摄电视剧《一把青》,她举例如果今天导演说,天心妳这个应该怎样去做,这样的状况很好处理;最怕又最恨,导演对她说「妳很棒,但我相信妳可以更好」。但她刚好最爱这种「最怕又最恨」。

「这种状况就是一种激发,因为我必须要狠狠地思考等等该怎样试看看,好像感觉自己真的可以做得到,这种感觉很过瘾,得到一个爽。」对天心来说,表演这种东西,刚好也是没有对跟错,看戏的人和演戏的人就是一个主观,妳永远没有办法讨好每个人,只能看自己有没有认真去面对了,有没有尽力了,尽力了就过瘾了。

说到这,她想起自己有一个奇怪的工作处世哲学,而且还愈说愈乐了起来。「我喜欢用一个最坏最坏的心态去看可能的结果,不期待掌声,如果发现有点好的回馈,就超开心的。我都先预设反正我演的戏没人看,如果听到有人跟我说ㄟ~有看妳演的这部戏耶,我就哇哇!好高兴喔!真的真的真的我就是这样想耶。」天心倒不是什幺消极悲观的人,甚至是个正面能量太过的人,她只是比较喜欢「意料之外被肯定」的快乐。

「不管去到哪里,都要準备好,人家找我来是做工的,不是来做公主的。抱持着我就是一个下人,就是一个畜生,会被老闆骂,会被同事讨厌,结果努力的成果居然被夸奖,人家把我当个人看,哇~妳看看,换作是妳高不高兴啊﹖」天心说,不要去谈,人家根本有没有尊重妳﹖尤其妳才刚到一个领域没多久,谈什幺尊不尊重啊﹖现阶段的她,人生目标最希望的就是能够继续演戏,「不知道为什幺,愈来愈着迷于这件事。」

相对于工作,她在感情的部分,「我已经準备好,就一个人了。很多人的人生目标就是结婚、生小孩,但这一直都不在我的计画当中。」因为天心认为要进入婚姻关係,就要做到「超我」的境界,她说她已婚的男女朋友们,「开口闭口都是好啊好啊,但是我得先跟我老公讲、我跟我老婆讨论一下。婚姻中要很能够超越本我,我个人还在『自我』的这个程度,要做到为了一个共同美好的目标而丢掉自我,真的很难,我很自私,还没能到那个境界。」

「为爱往前飞、为了爱什幺都不要的那种爱情,说真的我没有这方面的想像。我的理性胜过我的感性,觉得爱情很重要没错,但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她说还不如老了的时候,跟几个好朋友当邻居,没事按按电铃互相照应。

天心刻意扯大了喉咙叫嚷着:「老张下来打麻将啊!」

她说这就是她想要的快意生活!

天心。活在爱与痛的边缘

勇敢被讨厌

这个月由于本刊在探讨一个新视觉影像时代的议题,问天心如果用一个影像时代来形容自己,觉得自己是部彩色电视﹖还是黑白电视﹖或者默剧﹖

「我绝对是超3D立体高画质电视啊!」

「到目前为止,我对人生还是充满好奇心,有兴趣就去查,发现自己好多东西都不懂。身边有很多人都觉得活得不快乐。

我觉得只要心中有三件事,妳就会活得很快乐。第一,只要心中有爱。不论是希望有人爱,或者妳去爱人。没有爱,就差不多Bye了~第二,有事做。人有时候就是太闲了,像妈妈那个世代的人也很多烦恼啊,但是每天为了能活下去而忙得没时间把烦恼挂在心上。第三,要有希望。不管是去看北极光还是开个咖啡厅,人一旦去设定一个希望,就有办法往前走。有了这三个东西,人生就立体起来了。所谓精彩自己的人生,不就是自己想办法去找乐子嘛。」

天心说自己保养身心的方法,用不腻的就是「尽量保持正能量」这一招。「我会尽量缩短情绪堕落的时间,当不开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也只能做到检讨下次假设再遇到这样的状况时要怎幺危机处理,然后去修正自己,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就发生了,她觉得以前跟别人理念不合的时候,会想跟对方争个你死我活,企图去说服让对方站在自己这一边,「后来长大,觉得不是耶,应该要尊重别人。每个人都有一套自己的想法,那我们就去听,就算觉得不好,但是我们尊重。」如果尽量做到尊重每个人的价值观还不够,「妳自己都会讨厌人了,那就一定也会有人讨厌妳,所以被讨厌是无可避免的。真正要在意的是看讨厌妳的人是谁,如果是我妈讨厌我,那事情就严重了。」

当然,天心也认同有时候不需要什幺多大的原因,人家就是看妳讨厌,她说:「那我就离他远一点。」那就勇敢被讨厌吧。

至于讨厌,天心说她也是不假装的,只是不讨论而已。

「也许是天蝎座最大的特质,我讨厌一个人的程度,不是零就是一百,没有五十分。我没办法讨厌一个人,还要装作喜欢,但当然会维持礼貌,这是家教问题。」

凡是会联繫相邀吃饭的朋友,就一定是她心中一百分的喜欢。「我不定期地会找好朋友们来家里喝酒聊天,其中有个往来十几年的男性友人,有次我叮咛他喝完酒就千万不可以酒驾,后来得知他对我打马虎眼还是骑车回家,完全犯了我的大忌,我最讨厌人家酒驾,从此再也不约他了。在我看来,不管什幺理由酒驾就是应该直接抓去关,台湾这片土地是很讲人情味的地方,但有时候良善好像放错位置了。」

「有时候我内心确实会有些感触。」

☛更多精彩内容,只在BRAND10月号!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