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理学堂:易理引路 走出时局迷雾


易理学堂:易理引路 走出时局迷雾 (明报製图)易理学堂:易理引路 走出时局迷雾 (明报製图)易理学堂:易理引路 走出时局迷雾 香港人还应不应留在经历巨变后的城市?朗天从复卦知道自己会留下,并且需承认及反思雨伞运动的挫败。(资料图片)易理学堂:易理引路 走出时局迷雾 《反复:本体论易学之建立》 岑朗天着花千树出版易理学堂:易理引路 走出时局迷雾 易理学堂:易理引路 走出时局迷雾 易理学堂:易理引路 走出时局迷雾 易理学堂:易理引路 走出时局迷雾

选举之日来临,易理也到了最后一课,谈民主与独裁。上一课以理解易学的新方式,列出矩阵显示卦与卦之间的关係,尝试思考感情事,这次我们应用于另外四卦。朗天认为,在香港一切美好逐渐消失的当下,正是透过易理反思自我及民主的时机。

复卦 思考移民问题

也许你会说,已不愿多想香港之事,面对一片混乱与崩坏,想来也无力,但朗天说:「香港现在的情况如此差,我们起码要了解、承认与面对问题,才可活得真实。身处这个时代,除了迷失、怅惘,悲观,还有不真实,所谓后真相,就是人不敢面对真实,封闭自己,以迷雾把自己包裹在其中。」此时此刻,易理可以是「助人穿透事情过去与未来的迷雾,一个很好的工具」。

他曾尝以复卦去思考移民的问题(图二)。上次我们谈过由一支阳爻居于五支阴爻之下而组成的复卦,卦象呈现有气来复,实现坤卦所代表「事物的潜在性」,复卦因而代表存在。以哲学家尼采提出的永劫回归概念对应复卦「回来」的涵义,自我是怎样一回事?在新书《反复:本体论易学之建立》中,朗天解道:

「这一刻的我覆盖上一刻的我,再下一刻的我覆盖上这一刻的我,不同的我靠永恆轮迴确保为同一个我。正因为事物(包括自我)注定不断重複出现,永劫回归,所以即使当事人的思绪慾念在特定而有限的时间内显得那幺不同,但在走向无限的时间中,那一系列的自我覆盖,反覆其上,即使详细次序未必一一对应,到最后总复归于同一个自己。」

离开只是迴避

在面对应不应该移民的问题上,只以一句「追求更舒适的生活」,其实无法为远走他方这个决定说项,朗天提出连串严厉的拷问:去他方做什幺?说去「过活、生活」,生活的内容是什幺?质素是什幺?如果说在香港令你无法实现某些事,在什幺情况之下做不到?他方为何令你做到?「很多人没填好这份表,答案可以非常残酷,就是你在香港没有事想做,根本没有理由走,没有需要在他方才做到的事,所以你没有资格移民,亦无需要提出,基本上你在任何地方都是做一个顺民,而不是公民。」他补充一句:「我这样说是理性推断,可能有人抱有苦衷,可以回答这些提问。」

深究移民的根本问题,亦像回答「我是谁」这个问题,反之拒绝去想,就是迴避问题,因而亦永远得不到答案。朗天说,他研究易理得到对自己的启示是「不走,磨烂蓆」,「复卦就是回家,到哪裏都会回来」。九七回归前,他曾遇上梦寐以求之地,美国三藩市。「我也曾经是想离开香港的人,觉得自己喜爱的一切,香港都没有,例如我爱思考,香港却是个反智的地方」,「二十几三十岁时,我到美国流浪一年,终于找到自己喜欢的地方,就是三藩市,它满足了我对自由所有的渴望与想像。美国西岸的坦率、自由与沙滩,都跟我的生命情调完全融合」。

最后他还是回来了。「才知道我这幺喜欢香港,走不了。」他说,有时我们说喜欢一个地方,不过是因其属性,自由的气氛、有很多朋友居于此、街道整洁……但他对香港的喜欢,来自存在的连繫,「一般人的人生成长,若由三岁到十八岁左右都在那个地方,就会建立存在的连繫」。他说当下是一个最好的时机,「上天给我们机会去面对自己和存在」,「当香港的旧事物都被换走、言论自由没有了,记忆都消失,等于你爱的人得到重症,形容枯槁,再没吸引你的魅力,就是对你的考验,面对存在赤裸裸本身。」

留下面对真实自己

复卦告诉他,打要企定。「从复卦看到存在的形态,放诸香港,就是最真实的形态。我们走唔甩,要不断回归,将自己锁在这个位置来顶住存在、顶住难受,就可以做顶天立地的人。在这最紧要的时刻不退避,挺着胸膛面对所有的痛苦与苦难。」比如说,面对雨伞运动的挫败,「打就企定,错就要认。香港人搞到今时今日这样,四十岁以上的人都要企定,你有份造成,说要离开?企定受罚啦,这些罚都受不来,将来如何面对任何人?」能够面对,身处何地都能做一个真实的人,「不过若说到哪儿去都可以,也就是不必去任何地方」。

民主需要退一步

如果你仍留下来,民主与独裁的问题,亦是无从逃避。朗天以观、临、大壮、遯四卦组成的矩阵思考(图一),代表民主、独裁、进、退之间的关係。观的卦象是四支阴爻在两支阳爻之下,如一对对眼睛向上望;临卦相对就是四支阴爻在两支阳爻之上,「观是由下而上望,即观察的意思;临是由上而下压下来,是君主、统治者的感觉」。朗天强调,中国本无民主,因此两卦都是代表统治者角度,只是临以统治者为本,观则以民为本,但放在现代去分析解读,可用观卦为民主来看。

上次我们提到渐与归妹两卦,象徵缓与急,以古人价值取向,前者为吉后者为凶,遯与大壮亦类似。大壮最上是两支阴爻,如羊角之形,羊横冲直撞,有进取之意,结果大伤,「在保守古代不主张过于进取」;而遯,豚走为遯,参考《周易》卦辞,「遯亨,小利贞」,亦即用作祭祀的猪跑掉,有小利。朗天解卦象,上卦是乾(象徵天),下卦是艮(象徵山),山上有天,「如高人在山中隐遁」,如此,遯即是退。

以此四卦画出先综后错的矩阵,除了观、临及大壮、遯的相对关係,还有观、大壮及临、遯的相反关係,如是,即民主与进,独裁与退是相反的关係,民主不进、独裁不退。民主政治不是比独裁政治更进步吗?朗天在书中提及,孙中山曰:「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很能说明一种被视为理所当然的想法,即民主比独裁进步,按历史前进步伐,独裁必被民主取代,但实情却非如此?

独裁从未消退

「问香港的政治问题,在世界亦然:为何搞搞下民主,独裁会重返?」就如矩阵所示,独裁从未消退,「独裁总会重临,是因为独裁呼应了人性的要求。独裁是一人话事,其他人跟,其实很多人都需要,尤其香港人爱跟大佬。」香港在主权移交之后,为何孕育出支持独裁的一群人?「因为过去二十多年,香港搞民主的人,将民主的弊处呈现在大众面前。人们常说民主没有效率,独裁就显得有效率。为何美国会选出Donald Trump做总统?也是因为以希拉里为首的所谓自由左翼,将民主与左翼的劣根性呈露给国民看,令国民觉得难顶,不如走向反面。」

在香港,「是泛民的争拗与民主程序的琐碎,令大家觉得议会得个嗌交。大家受不了,而独裁在民主反面,便催生对独裁的要求」,「历史上亦告诉我们,独裁的政治往往去到民主政制,不但不是进步,更是灾难的开始,法国大革命就是很好的例子,我们不是为进步去论证民主的合法性」,矩阵的直线显示出观与遯的对应结构,「民主最紧要退一步,能够退,就要退」。

独裁的民主支持者

香港人不应该争取民主吗?「不是」,「而是民主政制的操作上要退一步,这是关乎民主的重要原则,其中一个固然是少数服从多数,但更重要的原则,是多数尊重少数,没有它的话,只是暴民政治」。他认为香港的民主政制出现许多问题,「是因为我们对少数不够保护,夹硬来。我们应该保护无权利者、发不了声的人,例如少数族裔」。又如民主派的分裂,「有时争取民主的人自觉手握真理,不应被反对,其实是以独裁方法建立民主制度。很多民主支持者心中都很独裁,泛民排斥本土派,只因不是自己友。要尊重少数,才会不独裁」。

另一组关係是独裁(临)与进(大壮)对应。大壮即大伤,「民主是保障我们不会受到大伤害的体制,独裁会带给我们危险的境地,羊就是独裁的君主,会弄得人焦头烂额」。观卦(民主)与遯卦(退)的对应,遯在退一步以外,朗天指出民主的领袖亦应是个没太大野心的庸才。「当你选出有野心、自感威猛的人上去,便製造了希特勒、墨索里尼。民主是一起去做一件事,而不是靠一人带领。香港应由我们去集体改变,通过公民参与,让有执行能力但无野心的人,跟人民的意志去行事」。任何人手握一票,都有责任。

易卦古老,上述矩阵危险之处,也可解读为独裁比民主好,将千秋万代不退。朗天提出一个易学新系统,显现易理可有无穷方式去演绎,「它可以很封建,封建的人很易说成独裁是进步、合理」,易理原是中性,端看研习者怀的是何种眼光。

本体论易学研习班日期:11月25日至

地点:艺鹄(湾仔轩尼诗道365-367号富德楼14楼)

详情及报名:bit.do/longtin

查询:28934808文//曾晓玲编辑 // 王翠丽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一篇: 下一篇: